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彼岸(笛捷尔×瑟拉菲娜)

依旧是名朋专题搬运,本来也发在微博的不过被新条例气cry就搬到这儿啦。居然没在这里存过也是犯蠢了_(:з」∠)_在原戏文的基础上有改动!私设多如狗,慎入啊!
其实我也不知道写的啥玩意儿【被打

那是冰冷的幽冥之地,所有生命的最终归宿,灵魂的罪与罚之所在。
瑟拉菲娜在这里徘徊了很久。
这里很温暖,是生前不曾体会过的。也很宁静,倒是和布鲁格勒德的夜晚很相似,当然,是暴风雪停止肆虐的时候。
但不时也会有凄厉的嘶吼声,想来应是生前罪大恶极之人,正受到与他的罪名相称的无尽惩罚吧。
瑟拉菲娜素来与人为善,尽管后来尸身被用来做渎神之举,可那并非本人的意志。然而这也直接导致瑟拉菲娜不得不在冥王的掌控范围里多待些时候了。
得知判决的瑟拉菲娜无言,仅是优雅地行了屈膝礼以示感谢。当残留在大地的灵魂目睹弟弟一步步走入万劫不复时,她早已明了将要遭受的命运。而仅是比正常时间转世的灵魂多停留一段期限不至直接魂飞魄散,已是大赦。
其实她也存了小小的私心。
书中曾道东方一句俗语,天上一日地下万年。
那是否等久一点,就能再见到那个人呢?

许是神力相助,残存意识的最后一幕,是铺天盖地的巨大洪水,和仿佛融化冻结空气寒意的、他的微笑。

于是瑟拉菲娜不禁抿唇。
那些来不及说出口的话,和被暴风雪卷走而永远收不到的信件。
有多少想念被遗弃在时间里,而今被永远冰封。

这一次,能亲口告诉你了吗?

然而她忘了。
在诸多人以一己之身无法抗衡的怪物里,有一个极为强大——其名为“时间”。
被冥界杂兵告知时限将至的那天到来。再不前去转生之门,灵魂之力已经达到极限,会就此消失,消陨于世间。

其实之前已经感觉维持形态有些困难了。终究还是只能错过了吗……

“你在这里停留很久,到底在等谁?”守卫很疑惑。“一位……黄金圣斗士大人。”瑟拉菲娜注视着他的双眼,带着自豪骄傲的心情缓缓说道。

对,我在意的人,他是雅典娜的圣斗士,最强的黄金圣斗士的一员。还记得当初作为候补来到布鲁格勒德时,他的眼里有我读不懂的憧憬,但我知道那是很宏大的愿望。

想必你也是怀着骄傲战斗到最后一刻吧,笛捷尔。瑟拉菲娜合上眼,在心底默默念着那个尘封许久的名字。

然而下一秒她的希望被狠狠打碎,“黄金圣斗士?哈哈,那你这么多年是白等了,他们根本不会有来生!”守卫像是听见很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他们的灵魂会被永远囚禁在冰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作为与神作对的代价!”

为什么?他们不是为了保护大地上的人类而战斗的吗?为什么要遭受这样可怕的惩罚?

拼命忍住流泪的冲动,瑟拉菲娜知道作为一个普通人,无力为他们做什么,何况是神定下的规则。她对守卫说:“能请您带我过去吗?我想再见他一面。”

本以为会被拒绝,没想到守卫居然很爽快地答应了。也许是想让她看被人们称颂的英雄被蹂躏的丑态吧,但是很遗憾,这只会让她更尊敬他们。
敢于向神之眷属挥拳之人,这是不被记录的存在。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明白这些遗落在历史背面的人们,是怎样鲜活过的伟大生命。

名副其实的冰地狱,刮着强风,不时有先代的圣斗士的遗骸嵌在冰面上。他们离开的时候应该都是韶华正好……当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时,瑟拉菲娜再也止不住泪水。

你也在这里啊。尽了最后的责任,笑得何其安详。伸手揉揉笛捷尔的头发,又想起当初那个倔强坚强的少年。瑟拉菲娜唇角微起,在他额上落下带泪的轻吻。

“再见了,笛捷尔……不,不是再见,我会陪着你……”

似是掐着时间点,灵魂之力终究还是熄灭了,如流萤一般缓缓散开,在他身边环绕着旋转。瑟拉菲娜看见守卫惊愕的眼神,心里意外的平静。

“……一直陪着你。我们一起守护尤尼提,守护布鲁格勒德吧。”即使在地狱,我相信这份思念也会传达到人间。

消散的已经看不清轮廓,视野也渐渐模糊。最后的画面,是已经被埋没在冰层里的,他的微笑。

还是没有告诉你呢。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不是吗?

评论
热度(9)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