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小段子系列(两代黄金亲情向x)

1.金色的苹果

“妈妈,我为什么叫米罗啊?老爸他总是叫我‘小苹果’的好不爽!”气愤。

“哦,是因为那个傻爸爸啦。”不以为意。

“啊?虽然老爸不是一般地爱吃苹果的说……不是吧,难道把儿子我当成苹果了吗?!”

“混小子说什么呐!听着,他说他是一个战士,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燃尽自己。他希望如果死掉的话,我看到他最爱的’苹果‘,会想起有过这样一个人。”

这才不是简单的“Milo"呢,这是两个人思念的结晶。我曾存在于此,并且留下了我的痕迹,给我最爱的你。

忆起一向桀骜不驯的蝎子难得的羞红了脸,卡尔贝拉不禁微笑。一旦被蝎子蜇到就只有沉沦这一条路,而当初那个把酒言欢的夜晚,现在想想,究竟是人醉了,还是心醉了。

而亲爱的“苹果”很难得地哽住了。孩子的名字,很大程度上寄托着父母的美好期望,他又何尝不知?只是有些小小的纠结而已。小孩子嘛~

从此小蝎子再也不呛声了。能做爸爸妈妈的小苹果,也不错,不是吗?

2.舞樱花

艾尔熙德记得很清楚,当上爸爸的那天窗外的樱花树开花了,纷纷扬扬。那是峰最喜欢的东洋来的花。

峰这时怀抱着襁褓靠在床头,属于研磨师的那份锐气已然被母亲的慈爱所取代,虽然是暂时的。她会是个严格的好母亲。这么想着,艾尔熙德坐到床沿边轻轻拥住妻儿。严肃惯了的他在孩子降生时还不知道怎样对这个新生的小家伙表示欢迎,只能付诸于简单的动作。

樱花舞,舞樱花。

仿佛是为了补偿独自一人在异乡的峰,艾尔不仅在住所外栽种了樱花,甚至将孩子的命名权也交给了妻子。于是“修罗,这个名字怎么样?”

对东洋文化不甚明了的艾尔表示无法理解。于是峰笑着解释:“这是我们那里传说中的一个妖王(阿修罗算妖王吧QAQ),很厉害的哟!”想必会好好继承你的圣剑……不,是我们两个人的圣剑吧。

襁褓中的孩子只是紧紧抿着嘴,安静地闭着眼,面容严肃。

那么,修罗,以后也请多指教了。

评论(9)
热度(8)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