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冰冢 第一章

1.融雪

七月的希腊,似被火焰灼烧一般。但作为水瓶座圣斗士的预备员,笛捷尔只觉得手心冰凉。

“Degel”,法语意为“融雪”,似乎身来就注定他将与冰雪为伴。

彼时他10岁,正是在家人身边享受美好童年的时间,而他却因为是“神选的战士”被早早带离家庭,来到了异国他乡。

到了圣域——据说是今后他将要长住、战斗乃至死后的葬地,换言之是第二故乡——还没有安顿好多久,就被派往遥远的极北之地布鲁格兰特学习以及修行。相对于一般孩童的安逸,这可以算是颠沛流离的童年了吧。

一路上笛捷尔都一言不语。沉默对他而言是一种面对世界的方式。人在陌生的环境中会用沉默来保护自己,而对于笛捷尔,所处的环境不仅陌生,而且变化很快。所以他既理性早熟,也习惯沉默。只是对于强加于自己的命运,或多或少有些抵触。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豁达的接受仅有二十几岁的寿命,并且都将在战斗与流血中度过。即使此时的笛捷尔尚年幼,还不懂何为死亡,对此也很懵懂。他不懂为何同龄人都在愉快的玩耍,而他却要远离故乡迎接并不安稳甚至危险的生活。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难道自己的出生只是为了做一个战士吗?

下了马车,已经有当地的人来接应了。水瓶座的培养有些特殊,除了一般的武斗技能,也要学习观星、科学等文职。所以白天笛捷尔学习绝招技能,夜晚则回到领主府邸——他也住在这里,由领主负责教授知识。

进入城堡,笛捷尔感觉头发湿了一层同时升腾起雾气,许是雪花受热融化了的缘故。领主热情地迎接来自圣域的客人。他的一双儿女,都是银发蓝眼,跟在父亲身后好奇地打量着来客。“你就是笛捷尔吧?教皇已经来信告知了,那么这段时间请你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吧。瑟拉菲娜,你和尤尼提带笛捷尔去休息。”

简朴但大气的走廊,墙壁上摇曳的烛火,鼻尖闻到的铃兰清香。

明明是在苦寒之地苦苦挣扎生存的人,为什么依然会有这么温暖的手,这么温暖的笑容?

笛捷尔看着那片澄明极海,有一种家人还在身边的错觉。他想起了自己的姐姐,也是这样慈爱的表情。只是那一切都终结在了法国,此生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不知不觉到了客房。里面干净整洁,一看便是出自女性的布置。而姐弟俩的母亲已经去世,只可能是瑟拉菲娜帮忙整理的。思即至此,笛捷尔向她点头道谢。瑟拉菲娜只是温和地说:“你和尤尼提一般大,那我自然是你的姐姐,姐姐帮弟弟整理是天经地义的呀。你若愿意,也唤我一声‘姐姐’罢。”

想着笛捷尔初来乍到,可能会感到寂寞睡不着,瑟拉菲娜便在一边轻声哼唱着西伯利亚的民歌哄他入睡。久远的小调温婉细腻,仿佛让人置身于故乡田间看薰衣草随风起舞。耳边传来的是安抚,手心里流淌的是慰藉。

意识逐渐沉入睡海。笛捷尔第一次觉得,或许这样的命运也不错。

评论
热度(4)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