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冰冢 第二章

2.冰公主与太阳

一开始,那只是憧憬而已。

日子就在不断堆积的书本和身上不断增加的伤痕中开始加速。已经可以燃烧起初步的小宇宙了,观星也开始熟练起来。笛捷尔的进步速度让克雷斯托和领主赞叹不已,感叹真不愧是圣域选来的好苗子,水瓶座诞生指日可待。

课后是惯例的玩耍时间,虽然所谓的玩耍只不过是打雪仗和堆雪人,但三个孩子乐此不疲。笛捷尔的法兰西民族血液中蕴含的艺术细胞让他的雪人成为了城堡里的一大风景。那是一尊雪之女神的雕像。

“好啦,来休息一下吧。”在一边拿着毛巾的瑟拉菲娜走上前细心地帮他俩擦干——主要是笛捷尔,尤尼提主动表示自己来就好才不用姐姐帮忙呢。笛捷尔表示不解,于是尤尼提打了个哈哈——后果很严重呢,笛捷尔的头发被毛巾擦得乱翘活像个鸡毛窝,尤尼提在一边笑着嚷还好有先见之明自己擦。

瑟拉菲娜尴尬地笑了笑,继续努力把偏离的呆毛归位。在毛巾“蹂躏”下笛捷尔艰难地发声:“姐姐……今天讲什么故事?”每天瑟拉菲娜都会给两个弟弟讲一些童话和传说,因为在寒冷的布鲁格兰特夜生活极度贫乏,只能点着蜡烛讲故事以打发时间。

“嗯……笛捷尔今天不是堆了个雪之女神吗?那我就讲一个“冰公主”的故事吧。”

和所有童话的女主角一样,冰公主是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她真的是由“冰”做的,所以她不能亲近任何人,更不能接触到阳光。某一天冰公主离家出游,夜晚到了一个极度贫瘠的地方。天啊!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恐怖的景象。龟裂的大地,濒死的牲畜。想想家乡人民的安居乐业和欢声笑语,冰公主被深深地震撼了。她找到了相识的女巫,女巫说:“这都是旱魔的缘故。虽然他已经被神罚处死,但他的邪恶诅咒依旧笼罩在这片土地上。只有最冰清玉洁的泉水才能打破诅咒!”于是冰公主像传说中的英雄一样,自愿献出生命。她笑着对女巫说:“我死去了,我的国家只是失去一位公主,但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却能因此获得生机。”

黎明到来的时候,冰公主站在天幕下,向着缓缓升起的太阳张开双臂,逐渐消融在了光芒里,她在生命的最后也终于触碰到了一直向往的阳光……

虽然是很老套的童话,但笛捷尔和尤尼提都听的异常专注。只因为“冰公主”这个称呼让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眼前的少女。她的微笑,是这片冰封大陆上当之无愧的阳光啊。但冰公主凄惨的命运又让他们不想把瑟拉菲娜与之挂钩,于是少年们的表情都十分矛盾。

“唉这是怎么了?这个故事不好吗?”平时讲完后都会有关于情节和人物的争论,现在却安静的反常,瑟拉菲娜有些惊讶。“没,只是想到了姐姐……但又不希望姐姐你有这么悲惨的结局啊!”尤尼提激动地说道,笛捷尔也沉默的点头。

“啊啦,我真的好高兴呢。但是,我也有守护布鲁格兰特的使命啊。我们的理想不正是到太阳下去吗?为了这个我也有付出生命的觉悟呀。”其实自己也还是孩子的瑟拉菲娜庄重地说着。笛捷尔一直很憧憬这位姐姐,那种高贵凛然的气质不是一般大家闺秀拥有的。他虽然也很敬佩冰公主为了大地而牺牲自己的做法,却是万般不愿瑟拉菲娜也有这样的结局。这个仿佛预言般的童话深深刻在二人心底,低气压持续了好几天,直到下一个小丑的故事让两个少年重新挂上笑脸为止。

谁又能想到,现在和谐共处的三人,十年后再次相遇会变成怎样的局面。这个童话,一语成谶。

评论
热度(5)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