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冰冢 第三章

3.当一切变成回忆

那之后又过去了几年。笛捷尔用满腹经纶和满身伤痕获得回圣域继承黄金圣斗士的资格;尤尼提帮助父亲治理布鲁格兰特小有成就,瑟拉菲娜开始作为代表向中央交涉。年华飞逝,他们都已不是当初互相扔雪球的小孩子了。

那一天瑟拉菲娜出访回来。这几年三人在各自的领域里奋斗,很少往来。这次交涉并不成功,她其实有些气馁,但必须用笑容来掩饰。这里已经够冷了,怎么能在大家心里再撒一把雪呢。正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做,远处传来尤尼提已经有些变声的嗓音“姐姐——你回来啦——”,她暗暗给自己鼓气,转身用大大的笑脸开朗地回应:“尤尼提,笛捷尔!”尤尼提身后一定会跟着笛捷尔,即使他不发声音,身后的脚步声永远不是一个人的。

“……瑟拉菲娜大人。”笛捷尔轻声问好,一瞬间他的形象和初见时的小男孩重叠。一样的拘谨疏远甚至更甚。

已经不是那句习惯的第二种声音的“姐姐”了呢。瑟拉菲娜有些怅然但欣慰地看着他。面前的少年头发已经长至腰际,容貌秀丽但更多的是作为战士的坚毅。双眸是水瓶座特有的清冷,温暖已经被尘封在深处了。

难怪之前出去的时候听别人在议论为何水瓶座战士都要在西伯利亚修炼呢。寒冷的气候不仅适合他们冰冷的小宇宙和招式,更重要的是培养冷酷的性情。对敌人没有慈悲,对同伴的情感可能强烈但吝于表达。他们都是冰雪的魔术师,是冰之子。但有谁知道其实冰下面都是水呢?

就像眼前的笛捷尔。看似外表牢不可摧,但重感情其实是他的致命伤。虽然伪装的很好,熟悉他的人很快就能看出破绽,甚至以此为契机来攻击。瑟拉菲娜轻声叹了口气,理了理笛捷尔鬓边乱了的头发,就像以前一样。那个学习能力很强的男孩,在生活上却完全不会照顾自己。马上就要回去了吧,以后他的生活将充斥着战斗与热血,谁来照顾他?而且最重要的是,聚首无期。

一起生活多年,说没有感情那是很不现实的。想到马上就要分别,瑟拉菲娜不知为何心里有些涩涩的。弟弟就要走了当然会不舍啊。她别过头掩饰着擦去眼角的水滴。

“笛捷尔,什么时候走啊?”“明天。”

平淡无奇的对话,就连语气也回归到最初。到了最后,又回到起点了。也对,明明是两个世界的人。

但是彼此仍然相系着。她在冰雪中向往阳光,他在阳光下冰雪萦绕。

饯别宴结束后,瑟拉菲娜起身走到天幕下,看那闪烁的星星。在同一片星空下,就不会感觉隔了太远的距离。

突然一件鹿皮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伴随着看似冷淡实则温暖的语气:“瑟拉菲娜大人,你在这里做什么?”有些惊讶的回头,看见他深邃似夜空的眸子,青色长发在风中起舞。

“没什么啦,只是突然想看星星。”顺便派遣下伤感。看得出瑟拉菲娜笑的很勉强,笛捷尔抿抿嘴角,轻声说:“我们曾经也在一个像这样的晚上出去呢,尤尼提那家伙还和我们走散了。”回忆起那天,瑟拉菲娜笑着接口:“是啊,结果我们还被狼群袭击了,是你保护了我们。”那是笛捷尔第一次在他人面前展现作为圣斗士的力量,瑟拉菲娜到现在也忘不掉那片璀璨星辰和极美极光带来的震撼。“以后你就要用这力量来保护大地了啊。”

出现在笛捷尔眼前的是他熟悉的、也是最爱的笑容,即使上面布满了泪痕,在月色下泛起晶莹。

不要哭,瑟拉菲娜大人。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为离别感到悲伤,你可知,我亦是如此。

可是笛捷尔说不出口,他只能静静地看着瑟拉菲娜啜泣着微笑。明天过后,我们就要回到各自的世界了。

你渴望的阳光,我会守护。

评论
热度(7)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