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双生缘(赤俏)

一 

在一个下着撩泼大雨的夜晚背着湿了一半的包撑着一把坏掉的伞,这样的场景是不是很心塞?

别急,还有更心塞的,那就是在一个暴风雨之夜停电。

俏如来觉得活了这么大,在短短半小时内全部经历了一遍他也是蛮拼的。看看手机,明天就是清明。

……难道这只是某个路过的“鬼”跟他故意开的玩笑?还是阎王最近赚大发了放地府出来百鬼夜行?问题是无论哪一个都不能解释为何今天实在有够衰。

当翻箱倒柜终于扒拉出一根沾满灰尘不知有多少年历史的蜡烛时,俏如来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爹亲你够狠,留了蜡烛没有火柴你用什么点啊!这下真的是要交待的节奏了。默教授,师尊,能不能让我死的好看点?

就在万念俱灰碎碎念的时候,“咻”的一声,俏如来手里的古董蜡烛奇迹般地亮起了光。

这什么情况?所有的点燃工具都不知道被粗神经的爹亲放哪里去了诶!自带火系buff什么的我怎么不知道?!

这已经很诡异了,但更诡异的,却是在微弱烛光的映照下,俏如来的视野里逐渐出现了一团鬼火,还是红色的!

所以真的是清明地府也放假么,我们家什么时候有地缚灵的?爹亲别云游了回来好好解释清楚啊,做你的儿子怎么这么难啊学业上压力山大也就算了现在连人身安全都成问题了呢……

俏如来纵然内心二十级地震,脸上仍努力装作不动声色。在他的屏息注目下,鬼火慢慢显出了人形——

红色的头发、红黑相间的衣服、高高的发冠、手持一把金色的扇子。

等等,为什么他穿的是日式衣服?是个日本鬼吗?

为什么在中国的清明节会跑出来一个日本的鬼啊?!

俏如来面对着眼前的红色“人”影说不出话来,他完全懵了。

除了惊吓过度和爆棚的好奇之外,还有一种浅浅的忧伤和喜悦。后者俏如来完全没法解释,为什么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鬼,还是一个很俊美的外国鬼,感到意外的亲切。

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嗯,看来这个暴雨夜也不全是坏事,或许会上演“有缘千里来相逢”的感人戏码也说不定。

就在俏如来脑内电车无限驰骋时,红衣鬼的睫毛轻轻颤栗一下后睁开,锐利的眼神在看到前方的白发身影后蓦地柔和下来。

……总觉得好像在哪里看见过这个眼神。不,俏如来甚至无端有种错觉,他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他几乎可以想象他说话的语音语调,哪怕此时他尚未开口。

清清嗓子,俏如来鼓起勇气向不请自来的客人问好。“你好,我叫史精忠,你也可以叫我俏如来。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朱唇微启,声音和想象中一样的沉稳有力。“吾名赤羽信之介,乃东瀛西剑流的军师。……阁下名唤俏如来?”

虽然对古言的说话方式感到有些别扭,俏如来却并没有感到特别的惊讶,好像默认了对方会这么说,也应该这么说。

只是那句问话,他可以感觉到有几分感慨怀念甚至是思慕的情绪。莫非对这位赤羽先生而言,也有一位很重要的“俏如来”存在?

“‘俏如来’是少时礼佛期间寺院高僧为我取的法号,不过现在似乎已经代替原本的名字了。这不重要,听赤羽先生的语气,似乎曾经见过另一名同为‘俏如来’的人?他是先生的什么人呢?”

对方轻笑了一下继而开口,声线里带着无法言喻的感情,有欣慰,有疼惜,也有浅浅的悲伤。

“他是吾之战友,亦是吾……决意守护之人。”

---------------------------------------------------------------------

后记:其实这篇比Agony更早产出,开脑洞的那天就是清明前夜。。。然而现在也一样处于极慢码字状态果然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啊哼唧。这篇是走欢乐风现代向,HE可以保证。然后继续文笔渣,文风不定。人物可能OOC!!注意!!

祝食用愉快QWQ

评论(1)
热度(17)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