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双生缘(赤俏)


说完这句话赤羽就阖上了眼眸不再言语。沉默瞬间笼罩了小屋,只剩下蜡烛静静燃烧。

雨依然下个没完,电也依然掉线,虽然赤羽用名唤“朱雀天火”的招术将蜡烛点燃,但这等微弱的烛光根本无法坚持到报告写完。俏如来已经可以预见到悲惨的明天了。

眼前那簇小小的火苗,无疑是这个黑暗的夜里唯一的光明。火光映照着赤羽的脸,有一种朦胧的美感,眉眼凌厉但又有依稀的温柔之色。俏如来怔了半响。

脑海里偶尔也会闪过不知是谁的记忆,不过俏如来没有和任何人说。佛教笃信六道轮回,俏如来虽然早已还俗,但因为总是有这种记忆碎片在作祟,对此也是半信半疑。有些场合会触发对相似场景的久远以前的记忆。就像现在,此情此景,似是又牵动了脑海里原本沉睡的思绪。

依稀的记忆里也有这么一簇烛光,也有一个暗红的身影、一个温柔的眼神在凝望着自己。而这个眼神,和眼前的魂魄睁眼望向自己的那一刹不谋而合,是相同的感觉。

……那个人,是你吗?

摇摇头试着缓解下有些激荡的心绪。真正到了大难临头心里反而有种奇妙的平和感,俏如来索性丢下书包洗洗睡了。临睡前很友善地问那位不知该说是新认识还是旧识的鬼朋友,今晚要怎么睡。赤羽很平静地说:“无妨,吾随意。”

然后很淡定地飘到床前的窗台上,靠在窗台的靠枕上入睡了,虽然俏如来无法确定他是否真的有靠在枕头上。

真是很淡定的军师大人啊。如此想来能作为赤羽先生的挚友,不知怎的,他无端想到另一个时空里那名同是“俏如来”的人应该也是一个智者吧。温和,坚韧,重情重义。

而赤羽看着自己所露出的眼神,像是透过自己看到另外一个早已逝去的身影。

难道他不入轮回的原因,和他的挚友有关?可那样夹杂着欣慰与哀伤的眼神,好像不仅仅只是“朋友”这么简单罢?

哎算了,与其纠结莫名的关系,不如想想明天怎么保命吧,冥医前辈虽然已经电话求援但也可能赶不上啊……

正在俏如来兀自神伤时,一股凭空出现的暖流冲散了下雨带来的湿冷,也舒缓了他紧绷的神经,就像有人在轻抚着自己的发丝一般。感受着莫名熟悉的温暖,俏如来终是沉沉睡去。

进入梦乡的凤凰和小狐狸,是否做着同一个梦呢?

评论
热度(11)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