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双生缘(赤俏)


当清晨的阳光来临时,俏如来的第一个反应不是“啊世界真美好”,而是“……啊啊又要领教师尊的必杀了呢。”

一旁的赤羽不动声色拿出扇子轻轻敲了一下他的头——俏如来竟真的感觉到些微的痛楚。但是并没有感到不悦,似乎这个动作这个反应也是十分理所当然的。……奇怪,又是那种熟悉的感觉。

冷静下来后,俏如来用常人难以理解的快速度和思考力刷刷地将报告解决了70%。呼这样的程度默教授应该不会将他灭口吧……接着快速收拾掉早餐整理好书包,等到要出门时俏如来意外发现了跟在身后的赤羽。

“赤羽先生也要去吗?魂魄状态不能出门吧,现在还是白天哦?而且如果让别人看到了会不会报警啊。”

“无妨,别人看不见吾。至于阳光,你可以打把伞。”

……所以言下之意就是非去不可是吧?阳光这么好还要打伞我又不是娇滴滴的小女生!俏如来想继续劝说,却发现赤羽的眼神有些微妙的……哀怨?

“咳,好吧,那赤羽先生可要跟好了,学校里人多繁杂,请小心。”有些无奈地撑开伞,身旁立刻钻进一个火红身影,离的很近,俏如来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传来的幽幽冷香。

若有若无的香气里,俏如来听到那个沉稳温柔的声音轻轻说着:“吾熟悉的你气息,所以再不会迷失。”

……才见面多久就已经熟悉自己的气息了?还是说他其实是跟踪自己才会到自己家?

满腹疑惑很快被不断围观的群众给冲没了。大好阳光下满街就俏如来一个男生孤零零的打着伞实在太显眼,而他对此的解释是:

“不好意思最近皮肤有些紫外线过敏。”

这借口太奇怪了!俏如来平静的外表下内心在不断咆哮。抬头却发现赤羽已经走到他身前。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保护姿势。虽然现在世道太平,不知为何俏如来还是感到心头一暖。

进入教室之后俏如来发现赤羽不见了踪影,正焦急间发现他飘到了教室的电扇上。这时正是春季,电扇不用。所谓站得高看得远,的确是个好位子。只是赤羽先生你能不能换个电扇不要坐在我的正上方呢?

赤羽倒是气定神闲地摇着扇子,间或还飘到黑板前细细品读板书,尽管现代的知识也许超出了他的认知。

默苍离进入教室的那一刻,俏如来在紧张之余,却也感觉到赤羽摇扇子的动作有了一丝停顿。虽然有些疑惑但也不得不集中精神应付课业。老天开眼,昨天的作业教授还是放了他一马,代价是想出100条来解释的理由。明明只是停电而已却要想出一百宗错,俏如来内心默默无语凝噎。

百般煎熬中终于迎来了放学。默苍离一如既往叫俏如来来办公室探讨课题,只是这次目光时有时无地掠过俏如来身侧。“师尊你在看什么?我身边有什么吗?”俏如来只能装傻。他手心都快出汗了,因为赤羽就飘在他身边!不是说除了自己没人看得到吗?

余光里赤羽依然不动声色,但眼里的惊讶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敬佩的神色。

“……没什么,你继续吧。”

看着离开的徒弟,默苍离神色不变却微微扬起了唇角。能再一次做你的师尊,我很高兴。今生的你我都不需再背负重任,终究也算是弥补了前世的遗憾。

你说是吧,徒儿?

评论(2)
热度(12)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