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双生缘(赤俏)


俏如来近来常常做梦。

梦里有一个红色和白色的身影。他领导中原击退东瀛侵犯,抗击魔世入侵,承受弑师之痛、天伦梦碎,一路伤痛却不悔初心。而他两次渡海而来,前者是以敌人的身份踏出战火,后者却只是为恩仇情义。

一次又一次的并肩作战,一次又一次的风雨同行。互相依靠的后背,互相紧握的双手。一路血雨腥风中,护持着他一步一步走出自己的未来。

而战场上背后默默注视的目光,谈话时不经意的脸红,不自觉闪避的视线,似乎有什么,在时间的推移中开出暧昧的花朵。

但他们心知肚明,这种感情不能说。彼此身负的责任,世俗的眼光,注定了他们此生无法相守。在一路的逃亡、追杀、设计,弥漫着腥风血雨的征途之后,随着幕后势力的倒台,中原局势终是暂时安稳下来,而他将要归去。

东瀛,那是多远的地方呢。在海的的另一边,望都望不到。

送别的那天,是晚上出的海。离别太沉重连星辰都感到寂寥,不知是谁家的渔火散落在海面上,点点波光粼粼。他抚着他的手,似在道谢,又似在挽留。但能挽留住什么呢,他能够来,他已经很感激,又怎么能贪心更多。

于是所有不能说出口的话语,都融化在那个拥抱里。他抱得很用力,手指深深地拉扯着,将对方的衣物扯得有些变形。而那人也毫不在意,只是更用力地回抱。海风吹拂起俩人的头发,丝丝缕缕纠结,多想就那样互相纠缠到天荒地老。

终究是不舍地分开。船影消失在地平线的那一刻,他似强装的坚强终于耗尽了一般,颓然委顿在地,像个孩子一样抱膝坐着,一双湿润的眼睛仍旧执着的看着海面。并不十分健壮的身躯包裹着一袭白衣袈裟,此刻蜷缩着,悲伤都弥漫开来。

此生、此刻、此地,能遇见你,是俏如来多大的福分呢。梦里的他这样轻声说着,明明是笑着,脸颊却划过一道晶莹。

有相遇的那天,自然也会有离别的那天。如白驹过隙的时光里,能携手并肩走过一段,尝遍世间冷暖爱恨交织,也算是不枉此生。这样想着,不问是缘是劫,苦酒也成了佳酿。

梦的最后,是他的传承。巨大的兵器穿胸而过,他的弟子别过满是泪痕的脸,而他仰头依旧面容淡泊,苍老的脸上终究却还是露出一丝隐忍的笑容来。“故人……安在否?”几近零碎的声音里,饱含着只有两个人懂的刻苦相思。然一别经年,两人各自珍重,缚于俗世红尘,未曾入梦。此番他先离去,奈何桥头,终可等到他,再续一世情缠。

……

醒来以后,往往枕巾湿了大半。梦里的思念太刻苦太真实,压抑的身为旁观者的自己都能感受到锥心的痛。俏如来看着天花板发愣,头还是有些眩晕,全身说不出的乏累。这个梦,他做了好几个月,每一次都比前一次更完整。而在遇见那个“赤羽先生”后一个月的现在,终于看到了最后的结局。这个和他一样叫“俏如来”的人,最后死于古老门派的弑师血继。

……这结局太冲击性了!小说里才会有这种传师方式吧!而且主角还是和自己同名。真的不是巧合吗?!

脑海里突然闪过什么,让奔腾的思绪逐渐冷静下来。梦里的白衣人,异身同感的相思之痛,不入轮回的赤炎亡魂,似曾相识的眼神和异常的熟悉感……最重要的是,在看到梦里人面容的那一刻,俏如来根本说不出话。那根本就是自己的面容!只是从现在的短发变成了飘逸的长发而已,连颜色都是相同的!

难道……那真的是前世的记忆?

评论(1)
热度(12)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