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双生缘(赤俏)


前世今生,是一个神秘而美好的话题。将前生的情缘带至今世,亦或是抛却爱恨嗔痴重新开始,无疑是每个人都痴念的渴望。

那么,我还是我吗?历史尘埃中的墨家矩子,普通的大学研究生,两个记忆,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或者其实并不矛盾,两者同时共存于己身?

数月的梦境,彻底恢复了本就残碎零星的记忆。想起了那一世的悲欢离合,求而不得的苦痛。无数个画面中,常人一世都无法得到的劫难悉数降临在身上。那一世恩师被自己亲手杀害,父亲兄弟离散不得团圆,自己孑孑一人在尘世挣扎,一路蹒跚。但即使是那样的苦痛,幸而曾有一抹朱红温暖过自己。

据说前世与你有牵扯的灵魂,今生也会继续在你身边聚集。所以他们都回来了,用一样的面容、一样的名字。仿佛是要把那一世所残缺的都完满地弥补回来。慈爱的父亲、温柔的母亲、桀骜但也会关心家人的二弟、虽然笨笨的但是重情重义的三弟、严厉和仁慈共存的师尊。难怪在见到他们的第一眼就有种说不清的感觉,直到做了那些古怪又不古怪的梦,才得到解释。

俏如来这才明白师尊看着自己时,偶尔的沉默和有些欣慰的视线是因为什么。那份责任有多沉重,那些梦境都展现在他眼前。师尊欣慰于他能堪大任并且做得很好,也欣慰于今生都能好好地活着、再续师徒缘。

然而再没有那抹熟悉的、灼热的朱红,最重要的人,他不在。

俏如来曾经想过,或许那人也和自己一样转世,拥有曾经遥不可及的幸福,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静静地生活下去。不是不想去找他。只要拥有共同的时间呼吸着相同的空气,看着同一片天空,那么即使不在身边也没关系。也许会寂寞,但是这样想着,那时他们彼此放手相忘于江湖,不也是一种对感情的成全么。那么多次的拥抱,紧拥的温度,足够把他所有的情意都传达过来了。

又何曾想过跨越百年的再次相见,竟会是这般光景呢。在下着暴雨的漆黑夜晚,浑身湿透狼狈不堪的自己面前,他像赤红的神祗一般降临。

所有的梦境不再是碎片。最后的那个梦醒来的一刻,心底喷涌而出的深切的悲伤与思念让他的眼泪再也无法控制。那是早已融入骨血的感情。所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会对他感到熟悉,他在注视自己的时候会时常露出欣喜与哀伤的表情。所以出门的时候,他会挺身挡在他身前哪怕他其实并不能真的为他抵挡什么,只因那是无数次的习惯。所以他在凝视那双深灰眼瞳的时候,会身不由己的沉迷其中。所以他会说,早已熟悉自己的气息。

一切都不是偶然。俏如来想起童年时偶尔会看到一闪而过的赤影,也能隐约感知到那个魂魄的存在,但他一直以为那是幻觉。虽然知道自己有阴阳眼,但因为成长至今并没有见到什么,也一笑了之。现在想来,他一直在身边守护着自己啊,一直默默地等着他长大、成长,直到恢复过于沉重的“他”的记忆。可是即使有前世的记忆,今生的他依然是他,那种恋慕之情是“他”对赤羽的,自己的心情呢?又该怎样面对他,毕竟守候了这么久这么久,实在不忍他露出失望的神色呀。

赤羽每日都会在小屋一角静心修行,这是他百年不变的习惯。吸收日月灵气和人间阳气,赤羽借此来维持自身魂体的存在。日升月落悠悠百年,人世已变了太多,而他的时间早已停滞。这化魂像是从上苍那借来的时间一般。也不知还有多少时日可剩,他……会不会想起来那些回忆?

俏如来最近情绪有点不同以往,即使表面强装无所谓,赤羽也能感知到他的心情起伏很大。是遇上什么烦心事了呢?学业上的?还是……情感上的?说来俏如来的那位导师,看到的铭牌上的名字是“默苍离”。“和他的师尊是同样名姓呢,不知是否也是转世而来呢?能造就他那样的出色弟子,一直很想会一会。今生有缘得见,前代矩子果真不同凡响啊。”

至于情感问题,唉,这种事非当事人不可啊,旁人能做的也只有疏导和劝解了。不过,也是时候了。难道彼此的缘分真的就只到这里了吗?罢了,若是在消逝前能一直注视着他,也好……

当他飘进卧房打算叫醒赖床的俏如来时,对方已经呆坐在被窝中,满面泪痕。正想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见俏如来艰难地牵起嘴角,脸上挂满了泪珠,颤栗的泣音听起来像是在空荡的卧房里回响,赤羽甚至有种鼓膜被冲击的错觉。

“赤羽先生,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评论
热度(12)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