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中元段子·思念十五题(1—5)

1.习惯地抱着染有你的气息的枕头入睡 (剑玉)

将她安葬在碎云天河后,剑之初最后一次踏入杀戮碎岛。玉辞心只为他留下一双孩子,却遭强夺而只留下一个。

她留给他的纪念,除了回忆和孩子,什么都没有。而回忆迟早会消失,孩子长大成人也说不定会离他而去。仅存的一切都消失的话,他害怕会忘记她。

所以想寻得不会消失的物品,作为替代,也作为记忆的归属。

但在破败的宫殿里搜寻良久,也只有她的枕头尚算完好。罢了,本来也只是留个念想。

这之后很多年,曾经的“慈光之塔的惊叹”都保持着一个无人知晓的习惯。

抱着染有爱妻的气息的枕头入睡。

生不能相守,唯有梦中再相会吧。辞心,吾妻,吾爱。

2.做噩梦醒来庆幸是假才惊觉你已不在 (同鷨)

“鷨儿,醒醒,我带你回家。”

臂弯里的少女紧闭双眼,呼吸全无。

出阵前“会平安归来”的誓言犹言在耳。已是金晶灵王的她不苟言笑,此刻却奇异地微微翘起唇角,露出一个略微僵硬的笑容。

他静止在当场,有些恍惚。仿佛冰山溶解带着笑意的眼神,一瞬间站在面前的不是一族之王,而是当年那个想着孵化小鸟的小女孩。

有多久没见她笑过了呢。初见时让他惊艳的灵动生气,随着她成为金晶灵王修为不断提高而逐渐流逝。到最后,已然忘却情爱,不知七情六欲。这样的她,竟然会在上战场前微笑。

心里顿时吹过不安的风。大军出发后不久,他就在心跳如雷的焦躁中赶到战场。但为时已晚。君与臣,他成了她半世的锁链。如果不是将她召回森狱,或许能在绛紫苑安稳地活下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横死沙场。

苦境游历时曾听闻那里的传说,阎王是掌管地府的王者。可是现在,他却对生死之事束手无策。原来自以为是对她的保护所以一再推开到最后只会剩下后悔和心疼。

“啊——”

他从噩梦中醒来,浑身冷汗。伸手抹去汗水时才发现不止有汗,还有满面泪痕。“鷨儿……哈……”

他遮住眼睛,任由泪水从指间不断涌出。

那才不是什么噩梦。真正的噩梦早就已经经历过了。

就在她病逝的那一天。

3.雨天独自喝酒发牢骚抱怨但无人回应 (泉风)

“啊,又下雨了。真是的,果然还是喝酒好了。罗睺那家伙,就不能给我好一点的酒嘛……说起来最近去战场还真是频繁……风,你有在听吗?”

虽然之前她在的时候发牢骚就没有回应过,至多也只有简短的“说完了?”或者轻声的嗤笑。

但是这次,是真正没有回应了,连她的气息也感觉不到。是了,那天她已经死了,自盖天灵而亡。

最初的在意,大概是因为他们都是为了相同的目的而来。刺杀,这么沉重的担子却要那娇小的身体承受。明明很害怕却口口声声说“为服侍武君而来”,真是个奇怪的女子。

看着她强装的坚强,就会忍不住想看那层面具之下的东西。三番两次的调戏,有多少故意戏弄又有多少真心,谁又明了。

唯一清楚的是,不想看着她死在这里罢了。

可惜,造化弄人。

掏出不久前在集市上买的簪子,他细细端详着。簪子上淡紫色的珠花让他想到了那个已身在黄泉的人。哈,居然会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真是疯了。自嘲的笑了笑又仰头灌了口酒,他放下酒坛走入了雨中,任由大雨淋湿了衣裳也淋湿了心情。

“等下回去看她的时候,把这个烧给她吧。”

笨蛋,别拒绝哦。

4.进餐时对面下意识摆着空荡荡的餐具 (天霜)

一晃数年光阴已逝,江湖传言永旭之巅的主人有个怪癖。每次进餐,桌的对面总会摆一副碗筷,像是等待有人归家。只是可惜,等的这个人永远不可能归家了。

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他也不知道。最初只是在偏远乡村看见有人为远行之人添一副碗筷,说是这样如果回家还能共进一餐分享心情;如果没有回来,就当是对方还在,假装一起进餐,心里能有个慰藉。换个说法或许就是连对方的份一起幸福吧。

听着老者笑言,脑海里蓦地浮现出那个白衣身影。虽然碍于眼疾,始终没能清楚地看见她的模样,但初见时直觉她双眸璀璨似星辰,即使后来深陷情仇煎熬,光辉想必也没有全部湮没。

堂堂先天居然从湖海星波湖底捞出一箱吃食,他觉得自己的表情肯定相当精彩。得友如此,对吃惯大饼的自己而言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这样想着,竟感觉心情不再如之前那般沉重了。

太上忘情非无情。他知晓她的情意,但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表明心迹。现在想来,决斗后在湖海星波附近养伤的那段日子,是两人为数不多的安稳时光吧。记得那时她笑着说“以后要一起吃遍天下美食”。

可是现在天下再也没有她的身影。

夜幕将至。饭桌上依旧是两副碗筷,烛光摇曳中他对着桌的另一边、虽然只是一团空气,轻声道:“那时忘了问你最喜欢吃什么,真抱歉。不过这些都是我亲手做的,今晚多吃一些吧。”

5.走在街上突然下雨蓦然递过来的雨伞 (书鹭)

入魔时候的记忆,现在已经不是很清晰了。只记得那个时候有一个紫色的身影,唱着治愈人心的歌谣。

在万年春停留期间,某天下着微雨,他在林间打坐浑然不觉。突然由远及近传来一阵霓羽天籁,不熟悉的语言哼唱的是能沉入人心的宁静。然后歌声就停在身旁咫尺之处,在他头顶的伞遮住了落雨。“大师,即使你身体强健,也不能掉以轻心啊。”

“多谢你,飞鹭。”

平淡的对话,平淡的相处。她倾慕他,无微不至地关心他,他则尽力守护万年春。也许缘分就是从祭台上她的惊鸿一瞥、他的英雄救美开始的。

后来,她的生命突兀地被一颗子弹终结了。当他在幻境里看到一切之时,无法阻止的悲切懊恼激荡了心境。

也许无关风月,只是互相陪伴多时的依赖。她对他的依赖可以感觉到,对他而言,她又何尝不是无尽战斗中难得的治愈救赎。

如今已然恢复,那个哼着歌会在雨天为他打伞的女子,却是再也回不来了。

受素还真之托,他再次踏上苦境的土地。这天本是中元,在路上行进不多时便下起蒙蒙细雨,好似上苍为人间哀愁落泪。他没有带伞,就这样兀自走着。突然不知谁家的姑娘就这样把伞塞进他手中,“大师,不可淋着了!”

不是她。

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他道谢后沿着河畔走着,看河面上飘着点点浮灯。驻足片刻后,他闭上眼双手合十。

“……飞鹭,吾为你祈福。”

评论
热度(15)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