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双生缘(赤俏)

“……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赤羽一时难得的有些不知所措。眼前说话的白发青年,倏忽间和“他”的样子重叠。那哀伤的表情,嘴角上扬的弧度。赤羽一时分不太清与他说话的到底是“他”,还是现在的这个。

“……我都想起来了。所有的一切。”接下来的话语让他的目光瞬间明亮但又因着对方的表情而黯然。俏如来记起了他们的一切,这本是他所期望的,不是吗?但是记起来的代价却是他的眼泪,这让赤羽的心狠狠揪成一团乱麻。明明想着,这一世不能让他再哭泣,至少在他离开前,不能。

该说抱歉的是我啊。又让你流泪了。对不起。

俏如来状似痛苦地抱着头,眼泪止不住地宣泄。记忆的恢复对他的精神造成的冲击难以言喻。挣扎着,泪眼朦胧间他看到赤羽不忍的神色。

“……让我静静,好吗?”

虽然早已知晓这一天总会来到,但是真的到来之时,心里被撕裂的纠结感显然已经超出了预期。是自己,又不是自己。这种纠结感和单纯的精神分裂不同,那部分记忆不会变成另一个人格出没,却会在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从心底最深处折磨你。

就像是放幻灯片,把那一世的一幕一幕展现给你看,然后在心里深深地刻下血痕。历史不能改变,俏如来只能站在旁观者的视角,看着那些发生在自己、或者说过去的自己身上的往事,揭开一个又一个血淋淋的伤口。

然后,在那种巨大的、深不见底的痛楚中惊醒过来。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生平第一次俏如来感到无措。无措的缘由不是家人、师尊,很奇怪,俏如来恢复记忆后对将要如何面对他们并没有什么扭捏,重新开始可以说是梦寐以求的事。唯独对赤羽,这个百年前、百年后眼里依然只有他的人,俏如来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将脸深深埋进膝盖,俏如来哽咽着,轻声呢喃:“……怎么办才好……先生……信……”

“精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黑眼圈都出来了呢。”饭桌前史艳文不禁担心起自家孩子的现状。这哪是原来那个开朗乐观的俏如来啊,简直……咳,感觉像怨灵一样……

“没事的父亲!只是最近忙论文有点昼夜颠倒罢了,不碍事的!”处在神游状态的俏如来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火速扒完饭后抓起书包夺门而出。

“这孩子……唉……”

“你最近总是感觉心不在焉,是发生了什么吗。”明明是疑问句,却是无法反驳的陈述语气,连带着气压也显著下降了。俏如来叹气,果真什么也逃不过师尊的法眼就是了。不过按照往常情况现在师尊不是应该已经开启机关枪模式了吗,现在的情况真是很反常啊!该不会后面跟着大招吧我还没开防御阿喂!

果然,下一句直接把他吓到摔了书本。“……还是和你那位朋友有关系?”

“……哪位朋友?!”

“一直跟在你身边的那位,红色的朋友。不过最近似乎没有看到他……”

咦?!师尊也可以看到的吗?难怪师尊的视线一直若有若无地飘过自己身边啊……俏如来顿时感到很惊悚。但随即心头漫开一丝丝疼痛,让他不由自主地向眼前之人倾吐困扰了许久的心事。

“师尊……我……到底该怎么办……”

【注:下章有教授和小妹串场,非战斗人员请速速回避!!!】

评论(3)
热度(7)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