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双生缘(赤俏)


距离那天有些崩溃的大哭一场,已经过去了三天。

坚定了自己心意的俏如来不再迷茫,很快地恢复了以前的状态。虽然对史艳文、默苍离等人来说,这是个令人欣慰的好现象,毕竟俏如来一向是个让人放心的好孩子。但赤羽仍有些忐忑,也许是那时留下的后遗症吧?他总担心俏如来过分压抑自己。这次的哭泣也许是一种发泄,但也只是暂时的。他们早晚会遇到这个关口。

如果可以,赤羽真的很希望他们能重新开始。但他选择尊重俏如来的选择,毕竟感情不是一个人的事,尤其是对现在恢复了记忆的他而言。

如果是建立在愧疚上的感情,成为你的负担的感情,我宁可不要。

所以当他听到俏如来一脸平静地说出:“赤羽先生,我们能谈谈吗?”的时候,心里某根弦一下子绷紧了。终于还是要摊牌了吗?赤羽不免自嘲,每次和俏如来说事,都会不可避免地紧张。而在西剑流,哪怕是和祭司和上司炎魔幻十郎说事,都只有敬畏而没有丝毫局促。

果然不管经历多少次,你都是我的软肋呢。

在只点了盏灯的客厅内,一人一魂相对而坐。俏如来有些不安地抓紧衣襟但又随即放开。都是已经决定好了的事,是在怕什么呢?

“赤羽先生,你爱我吗?”

话一出口,不说赤羽,直白的连俏如来自己都愣住了。这也太失礼了啊,真是失策了!俏如来不禁在心里骂自己。

正当他踌躇着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赤羽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爱,不管是他,还是现在的你。只要是俏如来,就是赤羽的命定之人、钟情之人。”

俏如来感觉自己的呼吸停滞了片刻,眼眶也有些湿润了。这句跨越百年而来的告白,让自己承载的另一个自己得到了安慰。俏如来不禁想着,如果现在在这里的是那人,或许会淡淡笑着执起对方的手,再不出一语,只笑着看着他,静心体会。

可惜,这只是虚妄的梦境啊。即使赤羽这么说,俏如来也不可能放任自己。“可是现在,赤羽先生,我还不爱你啊。”

俏如来承认和赤羽相伴数月,对对方也早有一些倾慕之意。但或许只是受那些记忆的牵连。自己的真心是什么,他还不确定。“我想让你没有遗憾地去往生,所以我……会试着再重新爱上你,以现在的我的身份,不是他。”

果然。赤羽露出了了然的苦笑。你总是这样,勉强自己。不爱便是不爱了,又何苦再重来?而且我的时间也不多了,我不想你再承受一次永诀之痛。我只是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自我的活一次,更何况过去的无法复制。

你和他,都是独一无二的俏如来啊。

“罢了,这样的感情吾不需要。这是怜悯,不是爱。吾不需要怜悯。”

“如果我说……这是他的意思呢?”

什么?赤羽有些惊讶地看着对方。俏如来将手轻轻放在左胸,温言道:“也许赤羽先生不知道,我曾经在梦境里遇见过他。”

“他说,‘可以请你代替吾和伊在一起吗?吾唯一对不住的就是伊,吾很爱伊。’”

同样跨越百年的回应,赤羽几乎能想见他的温言笑语。即使是借他人之口说出,依旧带着应该早已消失但现在激烈的有些滚烫的温度,灼的心脏疼痛不已,化成眼泪静静淌下。无论是作为人,还是作为魂,这都是赤羽信之介仅有的一次流泪。

原来灵魂真的会哭泣。

俏如来试着去拥抱赤羽,虽然触及之处是一片虚无,但只是仅仅做出姿势就能感觉到自己怀抱中思念的重量已经是拥有实体的存在, 这就是那个人的世界吧。

我已经把你的思念传达到了,另一个我。这一次我会代替你守在他身边,请好好守护我们吧。

俏如来抬头望向无尽虚空,喃喃自语。

【下章有神棍温皇(划掉)出场~以及甜蜜的约会日常233】

评论(3)
热度(8)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