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人间朝暮(主银霜,副剑蝶)

楔子

“有想念你的人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归宿。”

记忆中,那人轻轻握住自己尚且稚嫩的小手,温柔地说出这句话。飞扬的赤发,温暖了整个世界。

她曾一度以为,她的归处就是这个偌大的王宫、这个小小的庭院,这个人的身边。那是她最喜欢的信之介王兄呀,小小的她天真地想着,长大以后要嫁给王兄,她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

可是那一天,正在庭院里和侍女做插花的她,猝不及防地被拉走。梳妆、收拾行囊,然后被推上了车辇。慌乱中掉落在地的花枝,没有人来拾起。

马儿跑得很快,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窗外的风景一点一点消失。没有告别,也来不及告别,她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没有和父王、母妃、兄弟姊妹、最喜欢的王兄说再见呀,就这么走了,他们会不会担心?会不会忘了我?

我又要去哪里?去做什么?大家……是不是不要我了……

呼啸的风中,谁也听不见一个小女儿内心悄悄破碎的声音。

马车到了海港,她才知道要去的地方在海的另一边,归期不明。被牵着手带上船,她一路保持的镇静终于还是崩溃了。泪眼朦胧中她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故乡。

还有没有能再回来的一天,她不知道。

以前先生曾说离别之痛甚于切肤,她还不信。如今亲身经历,方知这痛比世上任何病痛都难熬,并且,药石罔效。

“赤烨三十年秋,西剑国三王女,雪宫雨音霜,往中原以为质子,时年九岁。”——《九界历书 东瀛西剑国史》

【注:1.“雪宫”为宫号,效仿日本皇室内亲王(皇女)的宫号。霜出生在雪天。

      2.日本王室内部允许王族通婚,所以这里霜会想着长大嫁给王兄。剧里一开始霜对赤羽也是爱慕之意。】

卷一:昔年旧梦

一 初逢时,夜阑珊

从船上下来的时候,雨音霜还有些晕乎,但随即清醒了。中原和东瀛的空气,毕竟还是不同的。

来迎接自己的人很多,虽然脸色都堆着笑,雨音霜还是能感觉出堆积在笑容背后的冷意——也许是从小生活在宫中的直觉使然。来的路上宫本总司与她说了些事,晕眩中只模糊听得些“质子”、“使命”之类的字词。雨音霜扁扁嘴,心下不免觉得委屈。如果真是使命,兄弟姊妹这么多,为何独独挑中她?质子,那又是什么?

宫本总司也是有些不解的。主公让自己带来的和约诏令上写着,作质,缔结姻亲,待作质期满回国婚约即自行接触。说到底还是将小公主当成牵制对方的工具了,可怜九龄孩童,不能承欢于父母膝下,竟早早面对政治纷争。雨音霜的母妃去世的早,那位殿下若是还在,可不准她的宝贝女儿被这样折腾了去。【注:此处对霜的出身做了修改,八刀痕直接剔除】

暗叹口气,宫本总司牵着雨音霜的手,稳步走上大殿,以流利的汉语对着坐在王座上的人朗声道:“东瀛西剑国使节,宫本总司,参见陛下。这位是我国三公主,雨音霜殿下。”

雨音霜还没有学过中原话,只能紧紧抓住宫本的手,抿着唇瞪着对方。她不是没遇到过这种场面,只因离开了家,这种陌生环境的危机感让她紧张的有些微颤抖。

“远道而来辛苦了。之前将精忠送去,现在你们也如约把人带来了。很好,我们已经达成了互信的第一步。但朕却是没想到你们竟会送一个小女孩过来……你们的王是怎么想的?”“王的命令,恕臣也不能参透。还是请陛下您过目这份诏书吧。”

阅过诏令,文殇皇——史艳文有些皱眉。作质不说还辅以婚约,真是双重保险的牵制啊。好一个赤烨王!

“呵。姑且就顺了他们的意吧,久一点的和平对两国百姓总还是有益的,朕既然守着这江山,大义自然在个人之前,何况自古帝王多薄情……只是苦了精忠和这位小公主啊。将公主安置在景文宫吧,那里离太后的居所近一点,也好照料。”

“谢陛下美意。霜殿下年纪尚幼,臣受王之嘱托须陪伴左右。中原有道是无功不受禄,臣斗胆恳请皇上授予一官半职。”

“好说好说。东瀛剑术名家宫本总司大名仰慕已久,不知兵部尚书和非命军教头如何?”

“非命军威名赫赫,可是让东瀛忌惮已久的雄师呢。臣谢主隆恩,定不负陛下厚望。”

“嗯,如此甚好。来人,宣太子、燕王进宫,来看看我们的小客人。宫本先生,缔结婚约的事先不要告诉他们。”

“臣遵旨。”

不多时脚步声急急而来,一道墨绿一道银白登上大殿:“儿臣参见父皇!”虽说是双生子,却是长得一点也不像。

史艳文共有三子一女。长子史精忠被送到东瀛作质之后,二子史仗义接替成为太子,虽然他无意于皇位。三子史存孝封燕王,为史仗义的双生兄弟。他们兄弟三人是已故先皇后刘萱姑的亲子。萱后刘萱姑故去后,史艳文又与鞑靼联姻,迎娶鞑靼三公主波娜娜,诞下皇女史菁菁,是为骁鹰郡主。次妃波娜娜和史菁菁久居鞑靼,亦是代表中原在鞑靼的势力。

现下这双生子盯着自己瞧,雨音霜不免赧然。尤其是一身墨绿的那个,怎么一副登徒子的样子呢……

“这位就是东瀛来的公主殿下?初次见面,我是太子史仗义,你也可以称呼我的封号‘戮世摩罗’~”“二哥莫要胡说,父皇几时给你过这个封号?明明是你自己读书想效仿里面的江湖人士……”“唉小弟你怎的这么无趣呢,你也知我对皇位无甚兴趣,那偌大江湖才是最适合我的地方。”

唔……他们在说什么?怎的都听不懂啊。但是看起来好像在争执,那个一身银白的,看起来很耿直呢,像头倔强的小牛。

雨音霜在脑海里想象了下,眼前还有些婴儿肥的小人儿头上长了一对小牛角,白皙的脸上不禁透出红润来。史存孝见状,忙不迭对她作揖道:“公主莫惊讶,二哥他只是性子顽劣了些,本质上还是好人!我是史存孝,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别叫那些封号什么的,那样很见外。”

“以后就要一起生活了,以前母后说过,一起生活的就是家人!那你就是我们的家人了。我会、会好好保护你的!别、别担心……”

一本正经说着这话的小脸也绷得紧紧的,说着说着竟也脸红起来。两人正相对无言,只听到史艳文爽朗的笑声:“不愧是我史家男儿,这般心胸委实难得,存孝,说的不错。霜殿下,请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吧。”

雨音霜愣怔半响,手提起裙摆行了个礼,低眉敛目间尽显王族之女的高贵风范。这些人的笑容与那些宫人不同,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笑容呢。即使是礼尚往来,也不该一直冷着脸。这样想着,雨音霜也不禁微笑起来。

宛若冰雪精灵的人儿嫣然一笑,惊艳了所有人。

“咳咳。那么接下来就让宫人们带殿下去景文宫吧,明日有家宴,还请殿下也务必出席。”

“好。”

雨音霜点点头,松开了宫本的手。分别前,宫本略带歉意的严肃看着她:“霜,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了。我不可能像之前那样随侍在侧,为了不让他们担心,你也要好好保重自己。该长大了。”雨音霜恢复了最初的镇静,了然道:“宫本师尊,放心吧,我会加油的!”

但她毕竟只是个九岁的小女孩。初到陌生的地方,说不惊惶是不可能的。虽然皇宫的床很柔软,她还是想念睡惯了的榻榻米。想念漫天飞舞的樱花,想念夏天檐角的风铃,想念糯糯的和果子,想念那个……那个火红的背影。

夜深人静的时候,最容易勾起人埋藏心底的情绪。雨音霜把自己深深埋进被子,很压抑的哭了出来,低泣声宛若哀哀低鸣的小兽。

月光下墙角的阴影里,一个小小的身影靠在墙边。直到哭声慢慢微弱,才转身离开,徒留身后苜蓿,花开一夜。

【注:苜蓿的花语是誓言】

——————————————————

一直很喜欢这对。并肩作战共同成长日久生情的感情模式很合我心,所以开了这个脑洞。其实第一眼看到三版银燕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将军嗯【捂脸】

其实这是个银燕版林殊和霜版霓凰的故事,但它是HE!想看他俩戎马战场的故事啊TAT不过这里因为是宫廷戏的缘故有些改动可能违和,请体谅!以及它的正文CP为赤俏离生出来遥遥无期这只是番外。。。但作为银霜线单独拉出来,所以到后面可能隐含赤俏,不喜者请绕道啦。

第一卷是四人幼年时期的故事(9岁),纯银霜,偶尔夹杂几句剑蝶。第二卷开始就是主银霜副剑蝶四人组模式了。基本是打算三卷完结,真是个大工程orz

最后,人物OOC有。以及请勿KY~

评论(3)
热度(3)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