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人间朝暮(主银霜,副剑蝶)

二 拈花笑,霜华落

“雪是冬天的造物,生命很短暂。但是融化的时候遗留的水迹,表明它曾经存在过。所以霜,你要记得,没有什么是永恒的。若是活着,一定要留下些什么,作为曾经活过的证明。”

很遥远的回忆里,母妃抱着她,神色平静地说着。她当时还不太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只知道咿咿呀呀像母亲撒娇。只是后来连这种权利也失去了。因为母亲亡故了。

等到很久以后才知道,这就是流有王室血脉的代价。在深宫里人心叵测,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死无全尸。而如果入他国为质抑或和亲,很有可能再也回不去故土。

无论哪个,对王室女子都是不公平的。她们都只是追逐全力的男人的附属品罢了,史书上也许会记下她们的名字,她们是如何过活的完全不会在意。甚至,连名姓都没有,就像从没有过这个人一般。这又如何算是“活过”呢?

我又能留下些什么呢?

————————————————————————————————————————-

从沉眠中醒来,雨音霜揉着眼睛,看着从今以后的“家”,有些茫然。愣怔间突然听得门外传来脆生生的呼喊声,似乎是个比自己年纪还幼小的女孩。她喊道:“霜姊姊,你可醒了么?我们进来啦!”雨音霜赶忙起身整了整仪容,小步跑过去拉开移门,只看见一个穿着一身黑的小团子和一个蓝发白衣的小团子。两个小团子很亲热地扑到霜身边,

拉着她的手就匆匆出了门。

“啊,这、发生、了、什么?”雨音霜有些不明所以,到了家宴厅,除了昨天朝堂上已经见过的史艳文、史仗义和史存孝父子外,还多了一个一身金铠甲的威猛大汉和一身紫裳的妖艳美人。“霜殿下,这位是朕的胞弟,镜苗王史罗碧。那位是王妃姚明月,刚刚带你出来的黑衣女孩便是他们的千金,镜苗郡主忆无心。蓝发白衣的那位是工部尚书、万铸侯废苍生的孙女鲁玉,在宫里常住的。好了,今日是家宴,大家不必过于拘束。王弟能千里迢迢回家来看看,为兄甚是欣慰啊。大人们有话要聊,孩子们先去后花园玩吧!”

“噢——”一阵欢呼雀跃,这样活泼的场景,在向来冰冷的皇家可实在是不多见的。雨音霜被一左一右地拉着手,心里想着,和兄弟姊妹这样拉着手,似乎也就每年一次的平樱祭才有。可是这里不同,昨天才看到史仗义和史存孝一起练武呢,招式来往间旁人都能感受到兄弟间的深厚感情。

这里似乎,也没想象中那么不好。

“霜姊姊,这花环送给你!”“谢、谢。我……”“哇啊!霜姊姊戴花环的样子好漂亮!”“呀是风信子,真不错!”

女孩们编制花环忙的不亦乐乎,忆无心也拖着两位堂哥一起加入——虽然史仗义多数时间都在旁边打量着,史存孝倒是一板一眼地和女孩们学。

只是存孝你拿的花似乎有哪里不对呢?

然后,更令史仗义大跌眼镜的事发生了。一向不懂得讨女孩子欢心的小弟,竟然把那个花环轻轻的戴在了小公主的头上!

忆无心惊呆了,鲁玉也惊呆了,史仗义在惊呆了几秒之后,愉悦的吹起了口哨。

“这是苜蓿,希望……能带给你幸福和幸运!”史存孝尽力不去看那些或欣喜或惊讶的视线,努力地把想要传达的话表达出口,小脸都有些纠结了。

“哎呀,侄儿这可是开窍了?”姚明月有些悠哉地道,“只可惜似乎为时尚早了些~”

史艳文摇头笑道:“存孝本就是重情义之人,霜殿下孤身一人在中原为质,他自是对其上心了,不过只是朋友之仪。虽然确是婚约者……还是晚几年再告诉他们吧。”

雨音霜扶着虽不及女孩们编织的精致的花环,感到重量似乎比木枝还略沉重。是了,那里存着少年满满的心意呀。

“谢、谢、你。”说着还不熟络的中原话,雨音霜朝着史存孝微笑作为感谢。

那天晚上她哭了很久。史存孝脸红地低下头,拳头却悄悄地收紧。他会好好保护她的,只要是朋友,就会好好保护!

他在心底起誓。

————————————————

这里的银燕可能比较主动,不过,小孩子嘛~而且是好朋友咳咳

评论
热度(3)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