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人间朝暮(主银霜,副剑蝶)

三 缘绕缘,一线牵

和历代等级森严的皇朝不同,中原史氏一族为王后,提倡平和开放、有容乃大。各部尚书、达官显贵的孩子甚至是非命军中的孩子都可以和皇子皇女们一起读书。

“笨牛!怎么这么晚才到?……咦你后面跟着的那位,莫不是那位公主大人吧?”估计全中原敢这么叫三皇子“笨牛”的,也就只有一个人了。靛蓝色的头发,不羁的笑容,此人便是宫本总司一同带来的、东剑国的遗孤风间烈,入乡随俗化名剑无极。

“剑无极,你冷静!”史存孝急忙打断他,挺身站在雨音霜身前。剑无极跟随宫本总司一起在非命军中训练,也时常和史存孝、史仗义一起切磋,感情甚好。知晓他身世的史存孝唯恐剑无极发起怒来可不好收拾,这眼看就快要开课了。

“我还没脆弱到要向一个小公主报灭国之仇呢~放心吧,我知道,她是无辜的,要拼命也是找她的父王拼命,那个混蛋赤烨王!”

雨音霜有些怯怯地抓着史存孝的衣襟。这里好多不认识的人,她有些害怕。“没关系,有我在。”史存孝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慰,然后牵着她的手一起坐了下来。

上课的时候,先生讲什么,史存孝都会小声地为她讲解,听不懂的就努力用图画的形式表达出来。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画了一片杂草、几滴露水。【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画了一条河,河边坐了一个女人。……

……笨牛你、你真的没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么?!剑无极有些瞠目结舌了,但随即被一边的紫色身影唤回神志:“再这么呆着不动,等下的课业我可不会课后再帮你补了!”

说话的是吏部尚书神蛊温皇的养女凤蝶。虽是一副女儿装扮,远观却似英气少年。剑无极来的第一天就因出言不逊被凤蝶狠狠刮了四巴掌,自那以后不但没冷眼相待反倒对她上了心,两人整天形影不离。

凤蝶虽嫌他聒噪冲动做事不动脑子,到底还是心软,下学不仅帮他补习,空闲时还会到军中与他一起习武。虽然养父神蛊温皇也是一代剑术名家,凤蝶亦小小年纪练得一手好剑,但她不似寻常女孩养在深闺,志在参军报国。神蛊温皇是出了名的宠女儿,也只得由着她的性子,然对于剑无极却是百般挑剔。三天一上梁五天一揭瓦,温府再也没消停的时候了。温皇好友、苗疆的千雪王爷来信中曾取笑他,何必这么较真,凤蝶尚在总角之年,这么急做什么?

温皇咬牙切齿地想,你还没女儿呢,当然不急!辛辛苦苦养的小蝴蝶怎可给一只鹦鹉叼了去,还是只东瀛的鹦鹉!宫本总司你也不管管你徒弟?!

对此,身在营房的宫本总司只是静心擦拭着兵器,答曰,武人不擅攻心,亦难心细如发,让温大人见笑了。

自此以后温皇和宫本就杠上了,时不时会冲到军营来“切磋”,拦也拦不住。今天也是一样,正在操练的剑无极和史存孝刚停手休息,就看到两道身影气势汹汹地进来,一道径直走向剑无极,还有一道直接冲到了演武场。雨音霜刚替史存孝擦好汗就一把被拉住手往演武场方向冲,一头雾水。

在一旁观战的剑无极摸摸鼻子,对身边的凤蝶挤眉弄眼:“你看温皇那样子,像不像一只上窜下跳炸了毛的猫?”

凤蝶瞪他一眼:“你若再胡说,等着待会挨招吧,以及今晚没饭吃了。”

“啊!”剑无极手放胸口做西子捧心状,“我好像听见这里有什么碎掉的声音。”

“你踩到刚刚千雪王爷乱扔的酒坛碎片了。”史存孝冷静地把剑无极推开,避免他的鞋底蹭到更多的渣滓。身后的雨音霜见状不禁笑出了声。

“我叫凤蝶,见过公主殿下。”凤蝶注意到了史存孝身后的那团洁白,不似寻常女儿家般行礼,而是径直抬手作揖,颇有军人风姿。

“不要、叫、殿下、了,叫我、霜、就好。”雨音霜也回一礼,磕磕巴巴地回答,白皙的脸红红的,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

“霜不要急,中原话我们可以慢慢教你。”“是啊是啊,像我这种天才剑者很快就学会了~”“天才剑者?剑无极你在说什么疯话,昨天温府传出的鬼哭狼嚎皇宫都听得见了。”“笨牛你——!!”

四人嘻嘻哈哈闹作一团,哪管外面宫本总司和神蛊温皇惊天地泣鬼神的比招。

少年梦,少年游,凌云壮志不言愁。知己难逢缘难求,莫待去时空泪流。

————————————————--

本章剑蝶上线~

评论
热度(7)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