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人间朝暮(主银霜,副剑蝶)

四 笼中凰,谁人惜

秋季本就是转瞬即逝的短季,算算日子,已有月余。再过不久,竟是快要将近年关。

雨音霜身为质子,除了与皇子皇女们一同读书,其余时间只得待在景文宫。身份限制了一切,自然也包括了自由。虽然史艳文他们也明白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公主并不能搅动什么暗流,但毕竟是外交问题,而且也不能保证不会有人利用这个孩子。

于是雨音霜彻底成为笼中之鸟,翅膀虽然没有折断,但被削去了羽翼,元气大伤。

虽然可以跟史存孝他们一起上课,也可以被带去军营玩,但是语言不通让她几乎无法融入。除了剑无极——都是东瀛来客,但她也知道是父王灭了剑无极的国家,所以也很少交流。只有一次,剑无极不知从哪里折了支樱花送她,而那天是东瀛的盂兰盆节。

他们都是背井离乡的未亡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故国亲族,逝去的、失去的,如何又能算个分明。

而仅剩的维系,宫本总司,就如当初所言,不能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而军营和兵部繁忙的事务更是让他分身乏术。而周遭的侍女对于异国来客虽然也是尽职尽心,但也毫不意外地有些淡漠。大部分时间,雨音霜只是坐在那棵大大的樱树下——那棵樱树还是史艳文特意命工匠迁移来的,手中把玩着一些帝都孩童常有的小玩意,自是质量上等的那类。许是和东瀛不相类似,刚开始还颇有兴趣,等新鲜劲过了,也就干坐着抬头数花瓣,看着头上被切割的方方正正的天空。

是在看什么呢?碧空清朗,万里无云。

雨音霜不喜欢呆在冷冰冰的宫墙里。还在东瀛的时候,昭仁宫的侍女们整天惶恐着,因她们的小主人在每个宫殿里来回的跑,常常刚找着下一秒就不见了踪影。她不是很受宠,但亦是一颗耀眼极了的明珠。虽不娇纵,却也是这么骄傲的笑着、奔跑着。

“雪宫”的封号并不常被人称呼,宫中诸人多呼之为“雪凰儿”。有着耀眼白发的小凤凰,总有一天会高高飞起、展翅翱翔吧。赤羽信之介时常笑着对她说,等雪凰长大了,就能与朱雀并肩了。

但是现在,再无朱雀。小凤凰也被囚禁在鸟笼里,远离故土,无处可栖,甚至连短暂的出笼也不得。

自从来到中原,旋即踏入宫门,除却学堂和军营,再不曾见过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呢?许是天性使然,抑或稚子童心,雨音霜望着半壁宫墙,终是下定决心。若是无人惜,那便自己惜自己!

有些费力地搬了些石头垒好,雨音霜呼了口气拍拍有些脏的手。小心翼翼地站在上面踮起脚尖,试了好几次才终于跳上了墙——之前的几次险些摔了下来。然而现在她却趴在墙上有些进退不得了,天晓得刚才她是怎么有勇气上来的!这墙也忒高,跳下去的话无人相帮绝对会残的!况且现在衣裳和脸都像刚从泥地里滚过一样,出去也确实不太礼貌呀,若是碰到熟人可怎么办?

啊啊,但是现在出声喊的话会把宫女都引过来,那就更不用想出去了。罢了,我还是慢慢地、慢慢地……

“什么人?!”

呀啊!被发现了!雨音霜此时只羞愧地想找个地洞把自己埋了。

评论
热度(2)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