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人间朝暮(主银霜,副剑蝶)

五 灯火黯,暮流光

其实史存孝本来只是去给祖母太后请安的,然后不知怎的就鬼使神差地跑来了景文宫。再然后,就看到一身白衣裳变花衣裳不说还花了脸的某人可怜兮兮地挂在墙上。

虽说的确是很挂心她,但看到这场景史存孝也是有点沉不住气。好端端的女孩子家,做什么这么好动!刚想出口制止,看到那双湿漉漉的蓝琉璃时,只得兀自叹气,史存孝还是败下阵来。

果然是闷坏了吧。其实对皇宫史存孝也不喜欢呆着,即使史艳文相对而言还算开明,也不似历朝历代那般死气沉沉,但天家礼数总还是要有的。他还可以请命父皇在皇宫附近建所燕王府,二哥可就只能困守在东宫了。

史存孝无心皇位,只盼有朝一日戍边,苍山洱海,天地为家。

想必这段日子她一个人住在这里,自己和剑无极、凤蝶不在的时间,定是孤单极了。

思及至此,史存孝仰头看着她,伸出双手,很认真的说:“别怕,跳下来吧,我接着你。”

雨音霜歪着脑袋,怯怯地看他一眼:“你真的不会出声把她们叫过来吗?”

“不会。我也不想呆在这里,虽然父皇说不许私自出宫……你也想出去看看吧?”

“嗯!”雨音霜点点头,把快溢出的眼泪擦掉,然后把身子坐正,曲起腿站起身来,略微使力,直直的从墙上跳下。

一团洁白就这么重重地摔进自己怀里,带着不可思议的柔软和一缕幽香。冲力一并带倒了史存孝,一个没站稳,两个小团子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唔……”后脑勺磕的有点痛,史存孝还没缓过劲来。睁开眼,清澈的蓝琉璃中倒映出自己有些呆呆的身影。她的眼睛,真的很漂亮。

“啊啊!”怔愣半响,雨音霜才惊得跳了起来,低着头有些踟躇:“对不起,我、我不是——”

史存孝只是站起来拍拍衣裳沾到的灰,道:“没关系,是我考虑不周,害的霜你摔着了,不碍事吧?”

“不碍事!我们赶紧走吧!”

“好!”霜的学习能力真是不错,才几个月就会说这么多了。史存孝在心里不由得赞许到。

两道小身影在帝都的人群中有些艰难的前进着。年关将近,各色摊子挤满了大街小巷,人群熙熙攘攘。

雨音霜还是第一次见到中原的集市。食物、玩物、生活用品,都和东瀛不一样。刚出笼的小凤凰迫不及待地投身其中,史存孝紧紧跟在她身后。

走着走着,雨音霜被街边的糖葫芦吸引了注意力。包裹在晶莹糖衣里的红果子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诱人。女孩子对甜食的抵抗力可是十分弱的呀。

“那是糖葫芦,你想吃吗?”正奇怪刚刚跑得飞快的白团子为何突然停下脚步,循着视线看过去史存孝明白了缘由。“等一下,我去买。”

嚼着甜香的麦芽糖衣,雨音霜第一次觉得,到这里也许真的不是什么坏事。一旁的史存孝也拿着糖葫芦,但是并不打算吃,毕竟从小吃到大都快腻了。

原来自己习以为常的事物,在他人眼里竟也会是这么美好的存在啊。

史存孝原以为雨音霜会去胭脂铺、香囊店之类的地方,最不济也是绸缎庄或者头面铺吧,女孩子不都是喜欢各种漂亮的小饰品的么,比如簪子啦钗啊什么的。

但是雨音霜一路走来,对这些都视而不见,只偶尔会在卖吃食的铺子前停一下,甚至会直接冲进去挑选。“不会是和凤蝶姑娘一个类型的吧?”想想剑无极对凤蝶的描述,史存孝有些汗颜。

正发愣间,冷不防被清脆喊声唤回,“存孝你看那边!好像在往河里放什么东西……咦,是灯?”

“马上就是初一了,许是放河灯祈福吧。霜也想去吗?”“嗯。”

去发放河灯的地方领了两只,轻轻把灯放进河里,看着两只河灯互相依偎着随波逐流渐渐远去。史存孝和雨音霜也紧挨着在河边坐下,远远看去就像两只紧挨着的白团子。

“就算离了岸,总还是有伴的。哪怕被冲散了,至少有那么一刻,它们不孤单。”雨音霜轻声道,大概是触景生情了,心里涌起几分欣慰,几分哀伤。

最后一丝夕阳没入黑暗,浓墨晕开在天幕上。无数的河灯铺满了河道,点点波光粼粼间连结成一条不知是否有归途的路。它穿越了时空,穿越了生死,去往时间的尽头。

史存孝沉默着解下自己的披风为雨音霜披上,免得被晚风吹了着凉。然后轻抚抱膝而坐、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的她的头。

“霜也不孤单啊。你有剑无极,有凤蝶,也有我。只要你是我们的朋友,你就不会是一个人。”顿了顿,他确定似的又重复一遍。“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谢谢你,存孝。”

回应他的是雨音霜带泪的微笑。

——————————————————————-

这真的不是早恋啊信我!想写个比较主动的银燕orz剧里实在太温吞了QWQ不过现在还都是小孩子嘛~银燕对朋友还是很尽心尽力的嗯~以及存货到此为止,来日方长慢慢填XDD

评论
热度(1)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