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人间朝暮(主银霜,副剑蝶)

六 寒冰魄,雪阴魂

因私自出宫,雨音霜和史存孝回去后被关了一个月禁闭,即便如此两人也甘之若饴。那夜满江灯火中的泪水和呓语,多年后回忆起来,依然鲜艳如昨。

出宫事件也让史艳文意识到,雨音霜和那些甘于沉寂的质子、或者说和亲公主,是不同的。她的身上潜藏着某种巨大的爆发力,也许是与生俱来的血统和本能。这样的心性,困在一方囚笼,迟早会生出事端的吧。西剑国,可是被称为五凤之国的国度啊,能以传说中的神鸟相命名,可见其能为之深。

因着这事,雨音霜被允许获得自由,同时与史存孝他们一起在军营训练。皇子和身体条件尚可的皇女在军营历练甚至担任将军手握兵权,一向是中原王朝的惯例。

然允许敌国质子前来,这尚属首次。

雨音霜在东瀛时母妃曾授其一些护身的法术。只见她轻捻葱指,周身散发出寒气,倏忽间指尖结成朵朵冰晶。然这冰晶却不似表面般脆弱,随风飘散着划过士兵的衣角,竟把衣角也割破了。

能自身由内而外散发寒气并凝结从而进行攻击,这竟是极少见的冰属性功体!

雨音霜有些无辜地看着震惊的人们。想想信之介王兄的亲随月牙泪,他的弟弟月牙岚,还是风属性呢。将风汇聚起来形成利刃,这些人看到可不要吓昏过去?

“诸位勿惊慌,我们东瀛之人有各种功体,亦善于将自然界的力量化为武器,日月星辰皆可为兵燹。”宫本总司不慌不忙地解释道。来此数月,因着宽厚、实力强大之故,他很得非命军众的信赖。

见他这么解释,众人脸上惊讶之色更甚。东瀛,那究竟是怎样的一方土地。

“从今天开始,霜,你就要和他们一起训练了。”宫本总司指指一边站着的三人,“先去选一件称手的兵器吧,武者可赤手空拳,然兵器更能将助你一臂之力。”

雨音霜颔首,回头看看伙伴们的装备:史存孝扛着一把银白长枪;剑无极手执长剑;凤蝶是圆月弯刀,一旁还放着长弓和箭袋。

抬脚走到兵器库前,思忖半响,雨音霜拿起一副月白色双短叉刃。“就是它了。”唔看起来单薄没想到居然这么重啊!那他们的武器不也是很重的么?

“你的功体激发还不到一年,尚不成熟,先去修习冰系武功为好。等再过数月,你的功体稳定了,再修习体技。”“是!”

之后的数月,雨音霜的训练和三人是分开的。听着外面生气勃勃的叱喝声、兵器的撞击声,她就有点忍耐不住想要一起练习的欲望。但是静下心念一想,他们三人皆是已稳定的功体,而自己的不稳定,无疑是拖累甚至可能会因失控造成惨痛的后果。心念至此,雨音霜继续埋头吐纳,努力稳定内元。

随着冰属性的不断觉醒,雨音霜的手、身躯开始逐渐冰冷不似常人。这也使她更疏远于人群,住的地方亦偶尔会覆盖一层薄薄的雪霜。有一次早上去学堂,忆无心见着她,第一句话便是“霜姊姊,外面没落雪呀,你的头上怎会落着雪花啊?”

剑无极是火属,本不畏寒。凤蝶是雾属,对御寒也有作用。但相比之下却是史存孝在雨音霜身边反应最小,因他的功体属至阴至寒。说来也奇怪,在历来是纯阳功体的史家,竟也出了至阴至寒之人。

下雪的时候,史存孝和雨音霜周围是不会有人的,毕竟冷上加冷。雨音霜伸出手,飘零的雪花在指尖借着冰属功体幻化成了美丽的晶体。

“小时候因为我的这个能力,其他妃嫔的孩子都不和我玩,说我是怪物。”雨音霜淡淡道,“长大以后才知道,原来我的功体,是最难掌握的。他们不是嫉妒,是恐惧。”

冰能冻结万物,亦能自融化水。尖锐和柔软,只在一念之间。

“但是他们看不到这样的景色了,多可惜。”史存孝注视着她的手,复又仰望天际。“父王忙于政事,母后早逝,大哥久居深宫,小妹远在交趾,真正亲近我的,也只有二哥。”

“现在二哥开始接手政务,也来的少了。但是,我认识了剑无极,认识了凤蝶,也认识了你。”

史存孝把视线转回来,看着雨音霜的眼睛。“我们背负的是相同的责任、命运,就连孤独也是一样的啊。”

他轻轻的把手和她的手靠在一起,在双倍的寒气催化下,越来越多的晶体幻化出来,随着呼啸的风盘旋而上,在空中散开、旋转、消失。

“哇,这样真的很好看!”“对吧!现在我的能力还不够,等再长大一点,就能做出更棒的!你会和我一起做吧?”“嗯!”

据说,当两块冰紧压在一起,接触面会融化,最终慢慢地融为一体。

评论
热度(6)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