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双生缘(赤俏)

十一

如果有一个人说他的交往对象是个鬼魂,你会相信吗?

也许大多数人都不信,甚至不相信有鬼魂的存在,但也有极少数灵异爱好者和宗教信徒会相信。神蛊温皇就是其中一人。

这一世的他依然保持着有些慵懒常年腹黑偶尔使坏的性格,和默苍离不同,他没有前世的记忆,却和俏如来一样有阴阳眼。

……所以现在这个诡异的场景是怎么回事啦!说好的药理课答疑呢!温皇教授你盯着我笑的这么诡异是做什么啊!俏如来有些抓狂了。

选修药理课其实并不是俏如来的初衷,他本来是想选修日本史的,拜那个缠绕数年的梦魇所赐。但是在俏如来15岁的时候,二弟史仗义突然生了场大病,差一点就撒手人寰。虽然最后抢救过来,却从此落下了病根,时不时会复发。看着瞬间苍老十岁的父亲母亲和哭的泣不成声的小弟,俏如来尽管有些不情愿,但也最后决定放弃最爱的日本史选修药理学,为的就是以后能帮上忙照料二弟。

好像他一直在妥协。上辈子对使命妥协放弃了挚爱,这辈子对家人妥协放弃了爱好。但是无论哪一世的妥协,他都心甘情愿,即使有过不甘,最后也一定是尽心尽力地做好,无怨无悔。

“俏如来啊,你旁边的那位……是你的式神吗?还是守护灵?”温皇笑嘻嘻地问道。

……

“温皇教授别说笑了,俏如来只是普通人,哪有什么法力去役使式神啊……他,额……是我的……”总不能明说是正在交往的人(魂)吧。正伤脑筋的俏如来偷偷往旁边瞟了一眼,却意外的看到赤羽瞪大了眼睛,手上的扇子也不知何时幻化成了刀,威压大的可怕。就像是本来高贵的凤凰,突然变成了炸毛的火鸡。

“这位先生,在下还没说什么,怎么这么大脾气呢?看这服饰还是古代日本的,俏如来,你天运确实不错,说说吧,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故事啊~”

这八卦暧昧的语气是怎么回事?等等,前世的温皇就算是不说人话尽绕弯子烧智商但也不会是这样的……一言难尽啊!!唉,算了,越解释越麻烦,解释起来更麻烦,我已经放弃了。

抽动几下嘴角,瞟瞟身边飘着的赤羽——尽管刀收成扇子了依然黑着脸神色微妙。俏如来有气无力地抬头:“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不打扰教授您脑补了,刚被师尊找过为了赶时间都没吃早饭,这下再不吃中饭我就可以等着银燕过来收尸了。”

“唉?可是俏如来同学你真的没什么问题要问么?”“真没……”药理课两大节每节50分钟,有一个小时教授你在说“看这是我家小凤蝶多漂亮从小到大都是让爸爸省心的乖孩子但她现在被只鹦鹉叼走了还是只日本的鹦鹉这真是人神共愤啊!!”你说我能有什么问题啊?

“哦好吧,真是遗憾,我还想让你看看我的新发明呢。不过还是身体要紧,而且你旁边的这位先生应该已经想把我劈死了是吧~”

不,相信我温皇教授,他不是想劈死你,是想烧死你。见识过赤羽火系法术的俏如来默默吐槽道,并且在火山爆发前成功地把赤羽带出了办公室。开玩笑,这么多古董我一介平民怎么可能赔得起!!

“赤羽先生你别跟温皇教授计较啊,他这辈子……唉,性格比原先更难琢磨了。”“无事,百年不见,吾也不知他竟会变得如此。但果然面对他吾还是会激起斗志,毕竟当年能与吾平分秋色者,也只此数人罢。”

赤羽轻轻把扇子敲在手心,脸上露出有些怀念有些骄傲的神色。“哈,神蛊温皇,等吾回到那具身体,吾们再一较高下!”

此时阳光正好,这在常年阴雨绵绵水汽充沛的F市简直是奇迹。”该不会是赤羽先生带来的福音吧?”想起赤羽的火属性,俏如来忍不住打趣道。“那天晚上也是,为我带来了奇迹呢。”

“赤羽先生,遇见你,是我一生最大的奇迹。”

周围喧嚣一片再也不曾入耳,全世界静的只余眼中人的心跳声。

阳光落进那双笑的眉眼弯弯的鎏金双眸,碎光点点,灿若晨星。

———————————————————————————————

过渡章的小日常,温皇前辈我不是想黑你的QAQ对不起写ooc了。。。唉这几章都是小日常吧。。。大虐之后屯点糖是为了下一次的大虐(咦)

评论(2)
热度(4)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