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半月琴(赤俏)

【现代架空AU,双线,考古,OOC有,慎】

 

【BGM:董贞《半月琴》、晃儿《焚心劫》、小义学长《是月流光》】

 

“笨牛啊!这么晚还不睡觉你是准备明天睡倒在现场哦!我跟你说这次意义非同小可啊可是集合了许多领域精英在现场的千万别给师尊他老人家丢脸啊——”“剑无极!我只不过是在查资料而且有霜在我身边你还在担心什么……”“唉唉嫁出去的师弟泼出去的水~唉唉唉蝶蝶别扯我耳朵很疼!!很疼!!!——嘟——”

听着话筒另一边在一片惨叫中变为忙音,银燕有些无奈地扯扯嘴角。放下电话后转头看到身后依然专心研究着资料的白发女子。他和女友霜都是九界大学的考古系大一新生,也是运气,进校不久就能参与到如此重要的发掘工作中。

“这样也蛮好,以后读研读博都很有用呢。”霜在初接到任务时很高兴地说着。“何况是那位著名的朱凰王,哇,想想名字就觉得很有感觉!”

关于古代日本传说中人人皆知的朱凰王,其实常人大都只知其名姓。他的一生都笼罩在迷雾之中,文献上甚至东瀛的国书也只记载寥寥几笔。他励精图治,是位明君,与王后琴瑟和谐,并且只专情于她。令人意外的是如此恩爱却不曾留下子嗣,未到不惑之年就驾崩了,死因据说是一场大火。而那场大火使王宫的朱雀阁、即王的寝宫,直接焚毁。

不过有些野史中却记载朱凰王虽娶了左大臣之女为王后,出乎意料地对她格外冷淡,也因此使王后愤恨不已,为了报复转而与侍卫私通。而王与敌国质子苟合,私下结成龙阳之好,甚至想立他为男后。这触怒了王后本人和她的家族,他们以王不思国事迷乱荒淫为由打算兵变逼宫,王无奈,只得放弃。但依然钟情于男宠,是以不曾有子嗣存世。

无论真相为何,宫殿被焚毁的确是事实。而废墟中并没有找到王的尸体。因此后世对于这位有着赫赫战功的王的最后时刻众说纷纭,甚至有人猜测他离开了东瀛去往东土。

但就在几个月前,在日本志摩半岛古西剑国的旧址,发现了王族墓地。在这之中有一座墓碑,虽然千年风沙已经让字迹模糊不清,但依稀可辨“朱凰”二字,结合这里是王族墓地,毫无疑问,这就是传说中那位朱凰王的安息之地。这是史学界和考古界的一大突破,人们期望出土的文物可以填补史料对于朱凰王记载的空白。

于是九界大学日本部的宫本教授带着他的学生银燕和霜,应文物局的邀请前往现场。

但是现在陷入了诡异的气氛。银燕在反复对比了文献之后,推推眼镜一脸困惑地看着霜:“我记得我视力没加深啊……这个名字……真的没有哪里不对吗?”

霜很平静地说:“你的视力没加深,这个名字哪里都有问题。”话虽如此,手还是轻轻颤抖着。

文献上赫然写着“东瀛朱凰王赤羽信之介”、“中原文殇王长子史精忠”等字样。

……一个是自己大哥的名字,一个是霜的金融课导师的名字,也难怪会觉得哪里不对了。

“也许……是我们想多了吧,和历史上的人名字重名什么的也不是没有啦。”霜有些勉强的笑笑,拍拍银燕的手安慰他。“明天还要早起呢,太晚了,早点休息吧。”“好。霜你的手好冷,晚上不要踢被子啊,小心感冒。”银燕将她的手捧在手心里试图温暖她,第一万次感叹这么娇小的身躯居然也和大男人一样扛着洛阳铲和各种勘探器械奔波在荒野中。

明天那座久远的墓葬就要开始发掘了。在那沉重的墓门背后,又会牵扯出怎样的如烟往事呢。

 

 

赤烨三十年,东瀛。

彼时赤羽信之介已过弱冠。春日的夜晚,赤羽在皇宫的小路上信步而走,羽扇轻摇。不久前太子册封典礼刚刚举行,身为王后嫡子他当之无愧。为人重情义又沉稳有礼,所有人都期盼着,他会是位明君。

只有赤羽自己知道,这个位子有多不好坐。太子深居东宫,与其他皇子的住所相距甚远。平时除了几个亲随,也没有几个可以说话的人。和兄弟姊妹们更是往来次数屈指可数,只有祭礼和每周一次的王族聚会才能见面。

真是寂寞呀,可是就连寂寞都无处述说。皇宫就像一口巨大的棺材,每个人都是带着面具的尸体。太沉寂了,这团烈火容不下,也散不开。

所以赤羽更喜欢与花交流,御花园是他除了校场以外最爱的地方。没有人知道那双拿着粗大马鞭的手,其实拈花的时候更美。

然而此刻御花园却不是无人之地,赤羽正懊恼着不是说过赏花的时候不用跟着,却被眼前的一幕震荡了心神。

月华之下,那棵巨大的樱树下,立着一个白发素影。一阵风吹落漫天花雨,那人长发随风而动、衣衫飘飘。突然素影向这边看来,赤羽只来得及听见风中传来一声轻微的惊叹,眼神一晃,花雨散去,人影却已不在,徒留残花在湖面上轻轻打着转,湖面泛起阵阵涟漪,恰如此刻的心潮,不得平静。

如果不是那人站立的所在有双脚印的话,赤羽真的以为,那是神话中的辉夜姬再世。

赤羽深吸一口气平复心跳。那人扶着树干的身影,让人生生觉出一股伶仃之感。赤羽无端觉得,那人似乎和他一样的孤独。

或许,比他更孤独。

夜游不成反倒多了庄心事,赤羽辗转反侧了一夜,不得安眠。第二天被传唤至皇宫,不想却遇到了昨夜撞见的那个人。

白发素衣,眉清目秀,真真是绝世佳人。看着自己的视线混杂着好奇和羞怯,到底是个少年。

“信,这位是中原文殇王史君艳文的长子,史精忠。我们和中原之前签订了协议,他们把史氏少君送来作质子,你的表妹已经自愿作为交换送去了。”

“什么,霜她……?”

“是交换也是和亲,和文殇王的三子史君存孝结为秦晋之好,也算是个不错的归宿。今后这位史氏少君就在宫里常住了,考虑了一下,信,你精通汉学,交流起来不错,那就让他住在你的别宫罢。”

“……儿臣遵旨。”

行礼退下的时候,他看到那人手心紧紧攥着衣襟,轻咬着唇。明明对方是质子,赤羽却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怜惜。

也许,因为他们背负着相同的宿命。

 

【注:此处私设赤羽24岁,俏如来15岁】

——————————————————————————

新坑~其实当初最想做的职业是考古学家,然而各种条件不达标QAQ有参考些资料,不过漏洞还是会有的,敬请指出,我会更正的QAQ

评论(4)
热度(14)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