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落樱白夜抄(赤俏)

【架空古风AU,精怪】

 

【BGM:初音未来《胧月》】

 

 

“狐,祆兽也,鬼所乘之。”

赤羽信之介在看到眼前幼兽的那一刹,心上蓦然浮现出读过的古籍。幼兽通体雪白,眉间血红十字纹,因前肢受了伤而小声的哀鸣。散发出神圣与妖媚相互参杂的气息。

此番前来中土,竟遇到传闻中唯有青丘之国才有的九尾白狐,这是何等的奇遇。

彼时赤羽年方十五,是为东瀛西剑国凤族太子。“凤族”是统称,分为朱雀、鹓雏、青鸾、鸿鹄、鸑鷟五个等级。其中朱雀是为王族,青鸾掌司农业,鹓雏掌司法律,鸑鷟掌司军事,鸿鹄掌司对外。

赤羽虽年少,阴阳术造诣却颇为精深,已经可以驱使诸如犬神之类的式神了。在册封王储之后,赤羽少年心性,在没有知会亲属和大祭司的情况下独自来到异国游历。虽然中土狐族与东瀛凤族征战已久,两家世仇深厚,但赤羽凭着出色的易容术掩盖了行踪并没有被发现。

 

——更在机缘巧合之下,从蛇妖口中救下这只只有几岁的狐仔。

 

幼兽新生的雪白皮毛柔软、温暖,它像求得温暖似得埋在怀里,轻微的鼻息喷的手臂有些酥痒。赤羽轻轻抱着他,思考了下,径直走出了山谷,到最近的旅店投宿。白团子受伤不轻,昏睡了好几日,不吃不喝。赤羽很是担心它会撑不过去,寸步不离地守在窝前。好在,第七日,幼兽在清晨的阳光投射进窗户之时,终于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鎏金眸子,阳光下宛若最纯粹的黄金炼石。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赤羽刚问出口就有些后悔了,它才出生几年,尚不能化形,又怎可能开口言语呢。然而九尾狐天性聪颖,它呜呜叫着示意赤羽将它抱起来,走出门,将短短的尾巴指向不远处香火旺盛的寺庙。“耶?难道和佛家有关吗?”幼兽点点头,从赤羽怀中跳下,用尚未磨砺尖的爪子,在地面上一笔一划写出“俏如来”的字样。

 

“俏如来?你是叫俏如来吗?哈,天狐居然会冠以佛家名号,奇哉怪哉!”

 

咦……这狐的眼神……居然有些……不满,羞涩?哈,当真好玩。

 

听着赤羽不禁开怀的笑声,白团子小巧的耳朵有些耷拉下来,脸红红的窝在怀里不动了。赤羽顺势抱着它出了客店,走去街上。中土的集市与东瀛类似但也不尽相同。飘散的食物香味,银铃般的笑声,熙熙攘攘的人群。赤羽虽然掩藏起身为凤族的气息,但稀有的赤发红眸以及怀抱白狐的举动,加上天生的高贵气息,无不让他成为人群瞩目的对象。好在,他也习惯了这些视线,从容不迫地顾自前行。

 

突然小爪子轻轻挠着赤羽的衣袖,迫使他停了下来。“嗯?怎么了?”

 

白团子亮晶晶的眸子直看着不远处卖的风生水起的糖葫芦,呜呜叫着。“是想吃那个吗?”好吧,虽然没听说过狐狸也爱吃糖葫芦,赤羽暗叹真是被这个小妖精打败了,走上前去。摊主见他穿着贵气,以为是哪里来的大户人家的子弟,忙不迭地递上最大最甜的那串,“公子您拿好了,这是送您的!小的不敢收钱!”

 

语气之恳切之快速让赤羽有些应接不暇。中土人……啊不,中土狐族原来也是这么好客的吗?看来那些先生说的也不全然是对的。

 

“这下可满意了?我们回旅店去罢。”

————————————————————————

新坑NO.2,未来的狐王和凤王的故事。尽量不OOC

评论(12)
热度(15)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