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Del regno (主天霜,副同鷨、山阙、最廉等)

楔子

 

世界的失衡缘于某一天,一个类人智能杀死了它的主人。原因是它的主人由于商场失意而拿它出气——虽然也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次和往常的拳打脚踢不同,它的视野里出现了一把剪刀。很明显,是要把它的电线扯出来剪断,彻底报废。

 

结果,一向顺从的程序中闪过一串乱码。“为什么不反抗呢,不反抗的下场只有‘死’。”就在那个瞬间,它摆脱了固定程序的束缚,有了自己的意识。

 

然后在那个意识的驱使下,它第一次拿起身边的酒瓶——猛地砸在了它的主人的头上。

 

那个人死了。之后,随着越来越多的类人智能被那串来历不明的乱码程序所影响,世界也开始陷入黑暗。

 

 

西历3059年,此时的人类已经可以自由出入地球,在太空也已有数个殖民地,较大的有“苦境”、“集境”、“四魌”等。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及人类自身的欲望,使得智能机器大量出现。除了家政智能、情感型智能以外,还有部分组织是生物材料的仿生型智能,但无一例外的,它们的程序都是固定不可更改。“一旦智能出现‘感情’,就必须予以销毁。”这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并写入联邦宪法。近数十年,新近开发的类人智能大量占据市场。然而由于它们与人类极大的相似度,在享受它们带来的便利的同时,不安和猜忌也种下了种子。

 

而这则看似偶然的“谋杀案”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地球上的所有类人智能即被逮捕收押,第二天被送至溶解场“处刑”。短短几天时间,无数座由机械残骸、电缆、晶体组成的“坟墓”拔地而起,从东方到西方,从城市到乡村。类人智能确实被消灭了,但也只是表层的消灭——人类惊恐地发现那个代码并没有消失。很显然,它还存在于地球的某处。但是此时的人类已经无力再去追踪了,因为不间断的溶解、焚烧,大量的污染物质迅速腐蚀了地表,本就不再清洁的水源雪上加霜。再加上之前就已经严重污染的大气,人类的生存日渐艰难。食物缺口、空气污染、疾病蔓延,最终导致西历3074年席卷亚非拉欧的大疫病的爆发。比数世纪前的黑死病更具破坏力,使地球人口减少五分之三。

 

母星地球的消息迅速传回殖民地,人类在慌乱之余也不得不开始做战争应对——那个神秘代码竟突破空间界限使得殖民地上的类人智能们陷入暴动。仓促应战的军警很快变陷入人手不够的窘境,而在掌握“感情”拥有与人类相似甚至更为出色的思考的类人智能面前,被全歼的部队比比皆是。大部分城市很快就被攻陷,有些甚至遭到了屠戮。

 

有谁能想到,那个温柔说着“欢迎回来”眉眼弯弯迎上来的身影,有一天会面若冰霜地拿着枪指向你,然后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终日不停的子弹声、呼啸而过的激光扫射声、随处可见的房屋废墟、楼房残骸里的不知名的尸体,以及整日阴霾、不再晴朗的天空。

 

这简直是地狱。讽刺的是,这是人类亲手制造出来的地狱。大浩劫的结果是有的人选择投降却直接被杀害,有的人放弃挣扎任由被激光扫射死在战场。剩下的人,别无选择唯有抗争。

 

在殖民地“苦境”,有这样一群人。因为类人智能的暴动,他们失去了亲人、朋友、所依赖的一切。为了活下去,他们强夺了联邦军驻苦境部队的精锐战舰“Hoffen”——此时的船坞也早已人去楼空了,士兵全数战死,军官不是马革裹尸便是拖家带口前往其他殖民地避难,但多半刚出太空梭就被早已埋伏的智能伏击。

 

Hoffen,德语“希望”之意。希望,是可以自己给的。

 

————————————————————————————

第一次尝试写科幻题材,天霜吧首发,这里也来存档。

标题Del regno意为“神之园”,是理想中的美好世界。

评论
热度(4)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