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Del regno(主天霜,副同鷨、山阙、最廉等)

 

这是一片幽深的森林。

 

每隔一小段距离就可以看到零落的人体残骨和破碎的机械外壳,残缺的人形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树枝上甚至还挂着损坏的电缆和半截手臂——天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留下的。但是毫无疑问,这里曾经发生过极激烈的战斗。

 

从黑暗里一下冒出了光——“哧!”的一声,一道金色身影迅速掠过草丛。

 

那之后已经过去数十年,Hoffen上的初代成员大多都已老去。在他们的宣传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开始投身到抗争的事业中,更有不少年轻血液来到了战舰上。队伍壮大的同时也将各殖民地的抵抗运动连接在一起形成同盟,并将本部设定在了“苦境”。在这数十年间,在殖民地上已经形成了众多小据点,彼此联系共同战斗,竟也使得类人智能的攻占速度减缓了下来,由最初的极度被动转为了相持阶段。而类人智能也因思维模式的不同开始逐渐分化,分裂出不同的派系。

 

其中一个小派系,叫作“天羌”,活动区域约在“苦境”的西北部。

 

就在这片森林里,10年前曾经几乎全歼了“天羌”,只漏逃了三人。金发青年——倦收天,代号“名剑无名”,那时也参加了战役,并以击破百余架类人智能的战绩名扬四方,被冠以“北芳秀”的名号。他的搭档“银骠当家”原无乡在那次战役中为了掩护倦收天后撤而失去了双手,后来不得已装上了假肢。

 

此次重回旧战场,倦收天以完成目标为重,情绪鲜有波动。飞奔途中也只是感叹光阴似水,先前因机体被毁而发生的大火几乎燃尽了整片森林,如今却又是郁郁葱葱了。

 

这里属于早已收复的地区之一,理论上是不会存在标志着类人智能存在的电磁信号的。但是不排除当时这台机体只是部分损坏并没有完全毁坏核心,这也意味着它只是陷入休眠,随时可能再苏醒,只是时间问题。这等于是埋下了一个定时炸弹。而那个神秘代码若是令这台机体启动自爆程序,后果不堪设想。

 

这也是倦收天回来这里的原因。当初曾参与这次战役的人员,队长素还真和夫人风采铃后来选择回去地球,尽力弥补。“我们要见证这个神迹星球的最末。”走之前他笑着对队员说,“不用担心,最后的夕阳来临之前我和采玲就会回来。”而原来的“道真”据点也因人员损失惨重被迫解散,他和原无乡只得投奔Hoffen继续未竟的事业。这次原无乡负责后方支援,他一人深入敌腹。

 

近似古井的心境在飞奔过又一片树林后,终于泛起了涟漪。这是和之前密集的灌木丛、树林不同的开阔地带,阳光不加掩饰地照射下来,使习惯于暗处的倦收天被迫停下脚步抬手这了下眼睛。放下手后,眼前的一幕让他抽了口冷气。

 

那是一座巨大的、充斥着人体残肢和破碎机械外壳的废墟,在上面躺着一个衣衫褴褛破碎不堪的人——不,那不是人,是类人智能。倦收天手边的信号感应器发出极微弱的“嘀嘀“声,他从皮衣里抽出便携式激光枪,以极轻的步伐向废墟靠近。

 

等缓步移动到少女身边时,他有点愣怔。女子紧闭双眼,眼睫毛还在轻轻颤动,就连胸口也随着呼吸轻轻起伏。如果不是狰狞的断臂裂口露出的电线以及随处可见的类似机器外壳上的刮蹭痕迹,很可能会把她当成人类。

 

结合之前从本部传来的图像资料来看,这个智能应该就是“天羌”残余的三个潜逃人员之一,“公主”魄如霜。

 

倦收天低头对腕上的智能微型麦克风道:“报告,发现‘公主’。现在申请回收。”

 

“本部确认,批准回收。”

 

俯下身轻轻拦腰抱起魄如霜,倦收天再一次确认了她并非人类的事实,这个年龄的女子体重不会这么轻,抱在怀里几乎没有重量。

 

带着魄如霜走出这片森林后,看着运送器翻盖缓缓合上,倦收天坐在驾驶室里低声对舰桥报告。

 

“任务完成,现在准备返回。”

 

评论
热度(3)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