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Del regno (主天霜,副同鷨、山阙、最廉等)

 

在准备室里摘下头盔,甩了甩头让短金碎发更服帖,倦收天整理一下因运动而稍显凌乱的衣领步出准备室,前往舰桥。

 

“哟拍档,欢迎回来!”原无乡上前和他击了下掌,“听说你这次有艳遇?”倦收天沉默不语,只是默默翻了个白眼。“得了吧阿乡,你也是知道的,阿倦就算有女人主动贴上来他也不会有啥反应的,不,大概逃跑算是一种?”一旁的操舵手山龙隐秀笑出了声,换来倦收天更大的白眼。

 

他可是辛辛苦苦冒着生命危险去跑任务了,这帮人到底在想什么?虽然是一起出生入死多年的好兄弟,有时候倦收天还是不太习惯。

 

哄笑声中总算有人说了句公道话。“你们就别逗倦收天了,刚出完任务还要过来汇报都不能休息的说!”一旁正坐在CIC控制席上飞快输入指令的紫鷨有些不满地嘟着嘴,“本姑娘都快看不下去了!你们倒是快点说完正事就解散了吧我还忙着给明太子送点心呢!”

 

“唉紫鷨小朋友,你心心念念的明太子现在可是和他心爱的巴雷特M82A1狙击步枪在射击场上挥洒汗水呢。不过话说回来这算是旧时代的攻击武器了,玄同他居然还在用?”

 

“也不算旧了吧,玄同把巴雷特都安装上射线激光了呢。”副驾驶位上武器控制的绿燹笑笑,“能够搞到狙击枪之王,该说不愧是联邦政府最大的资金来源——大财阀森域集团的四太子吗?”“你也不逞多让,世界最大军火商’彩绿险磡‘的老大!”山龙隐秀大力拍着绿燹的肩膀,“真想不通你们怎么会跑到殖民地上来,地球上生意不做啦?你小叔也真舍得把你扔上来!”想想当初回去地球时偶尔去绿燹家玩,那排场奢华的叫人瞠目结舌。

 

“咳,君权他……真是对不住,他是为了我和停云。”只有在提到那个女子的时候,绿燹才会一改不羁的作风变得有些害羞,他刮刮鼻子,“你知道的,停云本来身体就差,地球都污染成这样了,上到殖民地才能有一线生机。但是她一个人我不放心,结果君权直接拍桌子说‘这么纠结你直接跟过去吧,本来人类就已经阻止不了你了。’”

 

这边山龙和绿燹叙旧聊得正欢,那边倦收天双手环胸靠在轩窗旁兀自看着漆黑的深空发呆。原无乡去找维修部的小徒弟莫寻踪了,想当初巡防的时候正好路过一处刚刚被袭击的住宅区,莫寻踪是那里唯一的幸存者。然后休憩时不知聊了什么,原无乡和他相谈甚欢一时兴起就带回来当徒弟了。说起来从小到大原无乡的第一志愿可是当老师呢,这下虽然换了法子总算也是顺了他的意。

 

和这些或多或少彼此间都有牵绊的人不同,倦收天的牵绊少的可怜。在认识原无乡之前,倦收天独自度过了少年期,在他出生不久后父母就被卷入暗杀身亡了。当时还是智能大开发时期,由于不断膨胀的欲望,类人智能用越来越接近人类的材料制作,连皮肤也在机械外壳上覆盖了仿真皮肤。倦父是最早提出“智能人格化”理论的科学家之一,他对可能出现的拥有匹敌人类思维的类人智能感到担忧。然而这种理论在当时明显不为当局所容,更被贴上了扰乱社会秩序的标签,最终夫妻俩同时殒命于暗枪下。

 

在独自生活的岁月里,倦收天逐渐变得内敛沉默,从表情上很难揣测出他在想什么。即使后来有了好兄弟原无乡、先后加入“道真”和Hoffen,认识了越来越多的人,也接触到越来越广阔的世界,倦收天的心门,依旧是紧紧关上的。童年的这段悲惨经历,让他学会把所有都封存在心底独自舔舐,无论悲伤还是喜悦,表情一派风轻云淡。除了完成任务,倦收天很少会主动与别人交谈,即使和原无乡聊天,多半时间也是他在听原无乡长篇大论。就像现在,热闹的舰桥上,只有他远离欢声笑语,一个人漠然看着星辰大海。

 

但是其实,我还是在乎着朋友,相信着大家的。

 

“哎呀这真是,好生热闹啊。”随着自动门开启,绿发和淡紫发两道身影步入舰桥。“阿商你们好慢!还有你那几个世纪以前的说话方式敢不敢改一次!敢不敢!!”“稍安勿躁小最,廉庄估计快维修好了正准备过来。“接替原来的队长兼舰长的是素还真的学弟商清逸。已经暴躁地转了几十个圈的最光阴觉得自己被戳中了软肋,小女友还在维修班忙活自己却在这里闲的发慌,想去帮忙但是线路图根本看不懂!果然我就是个战斗白痴啊啊啊!!

 

“好了,打趣到此为止,接下来说正经的。”淡紫发女子——医务室首席医师灵犀指瑕蹬着铿锵有力的高跟鞋走到紫鷨身边,暂停了正在进行的指令输入,调了医务室电脑里的信息到舰桥的大屏幕上。“这是对魄如霜的检查结果,她的机械脑的信息存储芯片80%上损坏,东方璧给她重新植入一枚,删除了原来的所有信息,还安装了屏蔽干扰仪防止再次被神秘代码控制。”顿了顿,她继续说:“然后我和翠萝寒把她的断臂又重新换了一副,还加了隐藏的光刃。最后停云把魄如霜的身上的伤痕用专业药剂去除了,唉你还别说,蛮好看的一个妹子,不愧是‘公主’大人~”

 

“那现在能去看看吗?那个‘公主’?”不说紫鷨年龄最小,还带着孩子的稚气,就连一向淡漠的倦收天也向灵犀指瑕投来了询问的目光,让她心里讶异了一下,“可以,她现在程序正在启动阶段,你们到了医务室估计就醒了。阿商你带他们先过去吧。”“好。”

 

当时怀中那副几近支离破碎的躯壳,倦收天记忆犹新,也许是和类人智能战斗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以不同于战斗的方式接触。也是通过那次极近距离的抚触,他才明白类人智能不完全是冰冷的机体,也是可以像人类一样产生温热的体温的。这是带给他如此多新鲜的体验的存在,倦收天第一次产生了期待,想看看经过修复以后的她,究竟是什么样子。

评论
热度(4)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