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双生缘(赤俏)

十三

 

“俏如来,以后快餐还是少吃为好。”回去的路上,赤羽有些表情凝重地对俏如来说,“防腐剂太多。”

 

“额?可是这是我半年以来第一次吃……”“那也不行,你看看方才一个汉堡,一包薯条,一个香芋派……你吃了多少?一次摄入这么多,这些防腐剂要多久才能都排出体外啊,万一被吸收了对身体不好你也是知道的。”

 

咦!感情每天我在做作业的时候赤羽先生你托我开电视就是为了看那个XX卫视的养生堂啊?不对啊,刚开始明明是民生访谈和国际政治形势分析啊,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唔,好吧,先生说的在理,俏如来受教了。”心知赤羽是为自己好,俏如来有些无奈却了然地笑笑。不过从一个身穿古装的人(魂)口中听到诸如“防腐剂”、“膳食纤维”这种现代感十足的词汇……师尊,你从来没有教过我,原来憋笑是件这么艰难的事啊。

 

“哈欠——”正准备吃饭的默苍离突然背后一凉打了个喷嚏,不远处传来两声哀嚎(误)“苍离怎么了?”“苍离快吃感冒药!白加黑的!唉算了鸿忆你直接给他碗里夹几块生姜吧这样疗效快一点!”“好的杏花前辈!”

 

“……”只是有人说我坏话而已,为何如此惊慌失措……

 

“唉,实在应该好好吃的,不仅重量,更要重质。你晚饭打算吃什么?”

 

……如果我说我准备定外卖,赤羽先生你会不会训我QWQ

 

“不是又吃那些吧?”聪慧如赤羽佯装嗔怒道。俏如来还是和那时候一样,在他面前眼神依旧骗不了人。有些无奈,也有些心疼。赤羽忽然忆起在这个屋子里的许多个日夜,他看着他在很小的时候一个人住着,吃着燕驼龙送来的饭菜,然而因为还不懂怎么用微波炉,饭菜早早地凉了。后来长大了些,也学着烧了点菜,但因忙于学业只得终日混迹于各色泡面之中。唉,难怪身形比他同龄的要瘦弱得多。

 

“不如这样吧,晚饭吾来教你做寿司。”那时候也想做给他吃的,但是碍于没材料也没时间只得作罢。这一次,可以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教你。

 

是夜,俏如来面对灶台上的一堆米饭、紫菜、胡萝卜、黄瓜、鸡蛋,有些无奈地看着身边气定神闲的赤羽:“先生说要教我做寿司,现在材料买来了,可以开始了吧?”天知道他在那家小超市从没买过除了泡面以外的食物!收银员看到他捧着这么多都惊呆了好么!

 

“嗯~待吾想想,时间太久都快记不得了。”……那也不用思考半个多小时吧,先生你国际新闻还没看完吗……

 

“咳,抱歉吾耽误了。那么接下来,留神了!”

 

“熟米饭,拌入寿司醋。”“哗——”一不小心醋放多了。

 

紫菜稍微烤一下,把寿司饭放在紫菜上。”……哎呀,哪来的焦味?

 

“再放入胡萝卜黄瓜、蛋饼丝。” 黄、黄瓜切成末了……

 

“最后将紫菜卷成圆锥形。”Oh no!卷、卷破掉了QAQ

 

系统提示:“手卷寿司”任务失败,壮士请重新来过!

屡败屡战两个小时后,亲手做的手卷寿司塞进嘴里的那刻,俏如来感动的简直要热泪盈眶。太好吃了!亲手做的食物真的很棒,古人诚不欺我啊!因为从小寄居的城市和父母离太远,俏如来对生活费精打细算,尤其是伙食意外的苛刻。至于寿司这种“高级”食物更是多年不见,每次路过回转寿司店,俏如来总是默默心里叹一声然后低头赶路。

 

俏如来高兴的样子自是逃不过赤羽的眼睛,被他的心情感染了似得,赤羽也微笑起来。轻弯唇角的同时,脑海中亦闪过久远之前的画面。

 

“赤羽先生,这……这就是东瀛久负盛名的和果子?”精致的小碟摆放着白白糯糯的团子,引人垂涎。俏如来久居中原,对异乡文化不算了解,但年轻人的好奇心毕竟还是有的。

 

“嗯,前几日东瀛来的补给到了。吾想着你不曾尝过东瀛的风味,特意写信嘱咐紫她们购置一点甜品捎来。”赤羽说着摇了摇扇子,“尝尝吧,这样的机会不可多得呀。”

 

“先生美意,俏如来心领了。”说着轻轻拈起团子小小咬一口,甜糯的团子入口即化,确是美味。俏如来稍稍睁大了眼睛捂住嘴,很是惊喜地望向赤羽,“这些都是为你准备的,喜欢的话全部吃掉也无妨。”这时俏如来的表情,才是真正年轻人的表情啊。赤羽从善如流,以扇掩唇遮住笑意,也遮住些许的担忧。这段时日疲于奔波,伙食自然算不上好。若是长此以往,俏如来的身子怕是撑不住。本来想亲自做点什么的,但是每日不是处理事务便是赶赴战场,毫无空闲,可惜了。

 

若是自己现在是人身,早就亲自动手上阵为他做补餐了。不过这样一句一句教导,总也算了却夙愿了吧。

 

“赤羽先生,手卷寿司真的不错——你怎么了?!”俏如来笑着转过头来,却在瞬间露出惊恐的眼神。为什么,赤羽先生会变得透明,就像快消失了一样?难道——

 

赤羽在惊愕一下过后,只是低头从容一笑。

 

“哈,时限还是到了……吗。”

 

评论(8)
热度(7)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