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思念十五题(6、7、9、10、13)

微博搬文,虐,OOC,慎

6.学会你最喜爱的菜肴你却没等到那天 (冰凤)

 “哇~王兄,你做的刨冰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呢!”“呵,既然是冰楼,用冰做食物自然也是信手拈来了。”彼时还是冰楼少主的他,在初具威严的背后,仍然只是个青涩少年,也会拿亲爱的王妹的撒娇毫无办法。

“啊!朝天骄姊姊来了!姊姊快来尝尝王兄新做的刨冰!”

眼前出现的紫色身影尽管尚且稚嫩,却隐有未来王者之风。

“哈,玄冥,你这手艺真是越发精进了。刚练好武一身汗,吃点冰食正好解暑!”她一如往昔豪迈,伸手一抹汗就把刨冰往嘴里送,结果太急呛着了。他只得有些无奈地轻拍她的背,温声道:“莫急啊,这是玥珂专程给你留的。”

“可是不快点吃就会融化啊,岂不是枉费你一番好心了?呐玄冥,下次我想吃草莓味的,可以吗?”

她一向喜甜食,也只有这种时候才会露出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笑容。他不由得看愣了,也很庆幸,能让她开心暂时卸下负担,已经很知足了。

“王兄不如以后入赘到战云界吧,这样可以天天给朝姊姊做刨冰咯~”

“玥珂!-///-”“……王妹,我觉得是时候该管束一下你的阅读书籍了,你意下如何?”“王兄不要啦QWQ好啦好啦我只是开个玩笑QWQ”

身为两界的少主,他们有着相同的命运。他早已下定决心,要陪她一起走。当然,也要为她做一辈子的刨冰。

欢声笑语犹言在耳,只是没想到离别来的这样快。

“……朝天骄,一直忘了说抱歉,冰楼太冷了,草莓都种不活。冰泓出去走一趟,才带回些,结果出了这么多事。不过托这么冷的福,草莓都保存的很好哦。现在终于做好了,你一定等了很久吧……”

在冰冷的墓碑前这杯迟到数年的刨冰只能孤单的融化,不声不响。

淌下的水痕,是谁的眼泪。

7.房间里多余的家具摆设偏偏舍不得扔 (剑姬)【OOC!OOC!!OOC!!!慎!!!!】

 “唉……这些东西,要如何是好啊。”

她离开之后,豁然之境从此是真正安静下来了。为逝者整理并清理遗物是必经程序。只是将其慎重珍藏还是就这样丢弃,着实有些为难。

对她的感情太过复杂。如果不是爱情,那到底是什么呢。

也许只是习惯。习惯她在身边闹腾为这沉重的江湖增添一些生机,习惯她在身边使活了这么久的自己在不断闪躲的过程中不至于无聊……或者,习惯了家里总会有人在等他。

她是恋慕自己的,明显到人尽皆知的地步。而自己一再逃避,除了习惯逍遥自在的生活,也许还是不愿她和自己扯上关系吧。就这样在豁然之境待着,不问世事不用烦恼,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小道姑该多好。拼命追逐明知耗尽一生也可能无法并肩的身影,所散发的属于生的活力,有时候也会让他小有震撼。

所以身为先天的他其实也会羡慕啊,她的这份简单纯粹。百年光阴早将他的性格磨砺的圆滑无比,初心尚在,最初的简单纯粹尚在否?扪心自问,却也难以回答。

如果有一天这个江湖不再需要我,我知道在家里还有人在等我,还有人需要我。

而现在,再也没有人会等我了。

仙迹、仙姬。名字竟会如此想象。在斯人已逝的现在,不禁感叹或许冥冥中自由缘分。

 “……如此,便也不扔了罢。留个念想也好。”

那些物什会代替它们的主人在他离开的时候看守这个家,等他归来。

可惜再也听不到那个熟悉的嗓音,用偶尔让人心悸的声音喊着。

什么都不是,只是剑子仙迹。

9.刻意绕过我们曾经最常走的那几条路 (苍猡)

 

“叉猡,最近铁军卫训练情况如何?”

“叉猡,王宫需要置办些过冬的物什了。还有立秋的祭祀大典也要开始准备。近几日有空了就开始着手吧。”

“……叉猡,你有在听吗?”

没有回应,无论是铿锵有力的应承抑或是充满歉意的低语,在此刻静若无人的殿中,只有他一人罢了。将繁琐的政务抛在脑后,苍越孤鸣起身步出宫殿。他想去散散心,不过无人相伴,到底还是有些寂寞的。

孤鸣。承此名姓,似乎上天注定要他承受所有的孤独,注定亲近之人都会远离自己。

一直陪在身边的,直到最后才发现是最珍贵的。

她总是默默地站在身后,在遇到危险时不顾一切冲在最前面,每次正是他的眼神都带着纯粹的忠诚。他是她竭尽全力守护的王,她是他忠诚的战士。那条线不愿跨过,也不能跨过。他庆幸两人之间还好保持着一些距离,天真的以为不是很亲近就不会再离开自己。但他低估了自己对她的重要性。那是对君王的崇敬,或许也有她的私念,希望他可以摆脱宿命,可以开心的活着。

从正殿到花园再到寝殿,几年下来布满了两人的足迹。这天不知怎么了,他突然绕开,去往一个旁人不轻易知晓的所在。或者说,那里只有他俩才知道。

那是后山的幽谷。出身鸮羽族的她在擅长围猎之余也喜好花草。征战沙场的女将也有如此接近普通女子的时刻,他忘不了那一刻看着她鲜活的笑颜,心跳有一瞬间脱离了常轨。

那天下着很大的雪。苗疆气候严寒,能存活下来的花必然是很坚强的。她将这冬季的赠礼制成一个香囊,恭敬地献给他。偌大的幽谷,她清脆的声音回荡其中:“愿天祐吾王,武运昌盛,长乐安康。”

他莫名有种错觉,仿佛她会陪他一直走下去,走到很久很久以后的未来。然而现在有风吹过,花枝摇曳,独留一人。握着好似还留有她温度的香囊,他有些怅然。

那场疫病,带走了最不可能倒下的她。弥留之际她挣扎着把他推出帐篷,轻声呢喃了最后一语,安然辞世。

“有幸同舟,奈何……缘浅。”

10.那些似曾相识的画面总能让我想起你(最廉)

 他瞪着手里的花灯,并不明白绮罗生为何把这个交给他。“这个可以把思念带到河的那一边。”对方摇扇轻笑。

思念?谁?满头雾水地把灯放下河,原本空白的头脑中忽然涌入了许多的记忆。似乎很久以前,也做过这件事。

并不清晰的画面里,红衣姑娘把灯放进河里,然后默默地看着花灯顺水而走。身旁的男人戴着狗头,也学着她的样子把灯放下。良久之后,她闷闷地说:“这样阿爹就能收到我的祝福了吧。阿爹,不要担心,我现在生活的很好。”说着泪如雨下。身边的他只是无言地把她拥进怀里,轻声道:“没事,你还有我。”然后抬头对着河水喊道:“丈人爸放心吧,我会让她幸福的!”话音未落被她含泪带笑地拍了下脑袋,嗔道:“傻狗儿真不正经!”

……然后呢?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不禁扶住了脑袋,被这个场景触动,越来越多的记忆开始苏醒。最后的最后,他回去时间城之前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的孩子会像我”。

所以,终究还是没有实现约定吧。她一个人在这里等,太久太久,久到现在隔了一条河,隔着生与死。

“抱歉……抱歉……廉庄……”不禁掩面失声恸哭。终于明白,一直以来心里这么大的空洞,其实只要这两个字就可以填满。

还能想起来,真是太好了。

13.努力地变得愈发优秀却不知做给谁看(殊霁)【写偏了,但是不知为何只想这样写,请见谅QWQ】

 棺盖合上的时候,他闭上眼不忍再看,任由泪水满面。正道的路不好走,有时甚至痛彻心扉。她不是第一个牺牲者,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不满过,怨恨过,最后能做的也只是目送她去往另一个世界而已。

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却已经见过太多离别。

对她的在意,如果说一开始只是钦佩她的剑术,那在得知波旬三体的身份后,只留下心疼和惋惜。她注定像冰雪般在他尚且漫长的人生中昙花一现,淡淡的没有颜色,却无法抹去。

他无力改变什么,只是相信她的选择她走的路,在原地思念。她说不知道思念的感觉,他就在树上挂满黄丝带,把原来对兄弟的思念分一半给她。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或许自己潜意识里已经把她当作家人了吧。

她是女琊,却也不是女琊。她有自己的意识,也有贯彻自身意识的愿望。她和那个女琊终究不一样。

她说,人生的课题没有这么简单。在那之后的很多年里,他在这个武林看到了许多,学到了许多。牺牲是必须的,也是无奈的,但不能没有意义。她说,如果找到捡到泰若山剑的人,请告诉那人她对侠心的向往。他找了很久,但世界这么大,如何找的完呢。她走的那么干净,连可以凭吊的遗物都没有。除了初次相见时的那只兔子,后来也放走了。除了回忆,他什么都没有。

她最后说,找到自己的雪地了。他很欣慰,至少,她走的时候没有迷茫。

在碎云天河的那段日子,曾经约定了将来一起去行侠仗义。她走了以后,江湖是非不休,他会挺身而出,但更多时候却是无能为力。即使他已经武艺十分高强,也比以前更坚定成熟。每到这时,他会想她,很想很想。从那白衣身影上他可以汲取更多勇气,和不负初心的信念。

霁姐姐,我去了很多地方,帮助了很多人。我长大了,在保护自己和父亲之余也可以保护更多的人了。你的侠心侠情,我会继承,武林也不会忘记的。“侠”之一字,几多心酸几多痛苦,但若能成就后世之繁荣,吾辈愿为先驱之奠石!

但是这一切,你都看不到了。

评论
热度(16)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