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Del regno(主天霜,副同鷨、山阙、最廉等)

魄如霜静静地躺在修复舱里,几根数据连接线将她与仪器连接在一起。一片荧光簇拥中,她仿若真正的睡公主,等待着苏醒的时刻。

“听觉系统完成度,40%,60%……100%,over。”
“视觉系统完成度100%,over。”
“感知系统完成度100%,over。”
“机械脑运作正常,芯片匹配度100%,无排异反应。”
“所有系统检测完毕,无异常,启动完成。”

随着无机质的机器音说出最后一句,修复舱的舱门缓缓开启。魄如霜身上的数据连接线被小心地除去,所有人都屏息静待。

纤细的睫毛轻颤几下,魄如霜慢慢睁开眼睛。褐色的眼珠还很是好奇地咕噜咕噜转几圈,好似在观察身处的环境。“她在看什么呢?咦,视线转过来了……嗨~~咦咦咦咦咦唉?!!”

正准备上前和魄如霜交流感情的山龙隐秀话没说完就受到了惊吓——原本躺在修复舱里的魄如霜突然自己坐了起来,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扑跳出修复舱。站在山龙身边的倦收天只来得及一把推开他,自己猝不及防被魄如霜径直扑倒在地,后脑勺磕得不轻。

“嘶……”倒抽一口冷气,倦收天皱了下眉睁开眼,一汪褐眸撞入眼帘。罪魁祸首就这么两手撑在他身体两侧,支起上身居高临下地望着他,毫不客气地压在他身上,偏偏她一脸纯良让人不忍心对她发火。倦收天暗叹,这敏捷值,该说是战斗的本能吗。如果不是亲自带她回来,真的会误认成人类。

“别动,让我好好看看你长什么样……你长得真好看!”没人想到她说的第一句话竟是这般,一片寂静中只听紫鷨咽咽口水嘟囔了句“不就是看看人家相貌,至于扑倒人家嘛……类人智能都是这么跳脱吗?不过她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唉。”

魄如霜很快就被搀扶起来去另一个房间美其名曰“梳妆打扮”了。倦收天半响没反应过来继续在地上躺尸。怀里的躯体柔软还带着些幽香,是最接近人类皮肤组织的材料制成的。触感不错——等等我在想什么?倦收天无奈地捂脸,难道自己的思维也被那个跳脱的智能女孩带偏了吗?

“嘿兄弟,你还打算在这里躺到什么时候?还没缓冲好吗?”原无乡笑嘻嘻地向他伸出手一把拉起来,“不过我能理解,一见面就被美女扑倒的感觉肯定很好吧?”倦收天狠狠白他一眼,可惜微微脸红出卖了他。

“好了不说笑了,说正经的。你也看出来了吧,那材料——”
“最新型的GXⅢ碳纳米管。但是在它研发出来后不久就发生了暴动,工厂也关闭了,所以用它来制造皮肤的智能从未在市场上流通过。现在她出现了,很明显,是类人智能自己制造的。”
“技术呢?虽然知道他们的芯片可以接受信息然后自我进化。难道是那个神秘代码?”
“是,侵入工厂电脑然后窃取信息。能够造出魄如霜,想必他们内部已经有明确分工了。也许这样的个体不止一个,如果是成规模的,那将会是十分可怕的战力。”歼灭天羌一役之艰难,现在想来仍是心有余悸。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打破寂静的是女孩们欢快的叫声,“哇!真漂亮!”剪裁得体的白裙配上嫩绿色的串珠流苏,脖颈的拘束环被半高领很好的遮掩,金色的耳饰是加强版的屏蔽器。“这个拘束环我们也无法取下,看来即使在那边她也是让人畏惧的存在啊。”翠萝寒叹息着摆手。

看着笑的一脸天真的魄如霜,众人表情一扫欢快而变得凝重。被人类敌视,又被同类防备,这样的心情会是如何,多少有些感同身受。商清逸轻声道:“现在的她就是所谓的天使与恶魔的合体吧。”再调整后的魄如霜,现在对世界的认识一片空白,如同初生的婴儿。正和紫鷨玩的开心,一旁的玄同有些无可奈何地摊手作无奈状。

“好啦好啦别多想,庆祝Mission 11完成!阿商是不是该给我们放个短假啦?”绿燹很适时地跳出来活跃气氛,商清逸沉思了一会,微笑道:“也是,这次能够带回‘公主’真是很辛苦大家了,那就去内港生活区放松一下吧。”

“好哦~”顿时舰桥炸开了花,除了必须的留守人员,能出去的都出去了——毕竟来之不易的短假。魄如霜因为刚刚醒来情况不稳定,只得留舰观察。看着她像被抛弃的孩子一样露出寂寥的表情,紫鷨好心地跳过来跟她拉勾勾:“如霜姐姐不怕哦,我去外面买东西,帮你带点什么吧,喜欢糖还是玩具熊呢?”旁边的灵犀指瑕笑了:“有我和萝寒盯着,没问题的。”

嬉闹一阵后舰内又恢复了安静。魄如霜捧着饮料包喝得不亦乐乎,偶尔喝急了还呛了几口。而在外环廊桥上,透过巨大的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的荒星,以及那个逐渐暗淡的母星,地球。
倦收天很喜欢这样空旷寂寥的景色,若是有假可放必定会来这里。他就这么在无重力下浮浮沉沉,听着身旁原无乡絮絮叨叨,偶尔接几句。

“我说,总觉得如霜和‘她’有点像。”原无乡忽然扯开了话题,表情凝重,似是想到什么不甚愉快的过往。“她?”倦收天有点意外。原无乡的“她”一直只有一个选项,那是曾经在原家的智能仆人。

“对。好奇怪啊,明明是不一样的,可是有一瞬间她的气场和‘她’重合了……”原无乡默默地抬手遮住眼睛好像这样做就能不让眼眶里有什么掉下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那个时候我常常和她说话,即使没回应也不要紧,毕竟在家里没有可以沟通的人。母亲早已去世,父亲只关心工作对我不闻不问……只有她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我知道这样很疯狂,但是……等到发现自己的心意,已经喜欢她到无法自拔了。”

很烂俗的爱情小说情节,身世悲哀的少年喜欢上了家里的智能仆人,然后被察觉了这点的父亲亲手破坏。“那天我去上学,回家的时候看不到她了。父亲说,她是会使我犯下无法饶恕罪行的恶魔,必须去除,他已经把她丢弃在工业垃圾区了。我想去找她,但是垃圾区这么大,怎么找呢,说不定已经被处理掉了吧……我第一次如此恨父亲,但我更恨自己,为什么没有保护别人的力量。”

“曾经有人问我,如果在作战中身亡,这辈子有没有什么后悔的事。我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来得及告诉她我喜欢她,哪怕她理解不了也没关系,我要告诉她。可是那句话来不及也没办法说出口了。现在说我想你,我喜欢你,又有什么意义呢?”

“倦收天,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你有了喜欢的人,一定要把心意告诉她,不要留下遗憾。……虽然以你的性格这句话不知道是不是早说了百八十年。”

倦收天听得有些入神,看着前方无垠的虚空陷入沉思。在无穷无尽的时间面前,人类永远只是过客,但刹那迸发的火花留下的思念却是永恒的,这也是人们存在于此的证明。魄如霜,作为“永恒”的载体,你又会留下什么作为你存在过的证明?

评论(2)
热度(1)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