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苍猡】情惘

在名朋上发过了,这里和微博来存档。
第一篇苍猡……是刀。【捂脸】

【情鸩】

“你当真……没有什么要对孤王说的吗。”
“臣,无话可说。”
“好一个无话可说……既然是咒术,为何不说出实情?如果说出来……局面不会恶化到现在必须要军法处置的地步!”
“但是意图行刺王上、伤害了准王后,这是事实,辩解无用。”王上,若是您处决我,我也走的安心。只是往后不能再保护您了,万望珍重。

只是这些话终究没说出口。

“哈、哈……哈……”竟是生生笑到流泪。
“由孤王……我……亲手送你最后一程,你该感激。”一把将人拉过,仰头饮了鸩酒,以口渡酒。

“咳……”毒发,咳血,叉猡欲推开却被吻的更深,抱得更紧,只听得锁链清脆摇响。

“你的血……一切,我都会吞咽下去。”

血和泪流在一起,满目凄楚狼藉。

直到气息慢慢消失,苍越孤鸣放开看着怀中躯体,唇角血痕满面泪痕,犹带一丝微笑。

“带着我的心离开……你比我更狠。”苍越孤鸣眼神暗淡,抹去唇角血迹。

转身出门,冷风袭面,吹得身后披风猎猎,却不及心底半分凄凉。“传令,王族亲卫叉猡因触犯军法,苗王念及旧情,已亲自军法处置,革除鹗羽族族长一职,”

“……她于孤王有大恩,一路相携至此,奈何奸人挑拨,竟施下咒术操纵她伤害榕姑娘,逼孤王出手处决她。这亦是折断了孤王有利的翅膀。一定要好好追查凶手,还她公道。”

“跟着孤王一路血雨腥风,让她回去故里好生安息吧。遗体由王宫派人秘密送回……以王后的名义下葬。”

数十年后,纵是一代明君也敌不过时间。让世人震惊的是,苍越孤鸣的王陵竟不是按照风水旧制,而是朝向鹗羽族的方向。
生前死后,俱是难相守。

据说在他晚年,曾经想百年之后也葬到鹗羽族,与她合葬。但由于老臣极力反对,他亦不忍破坏祖制,最后只得作罢。

这是他最后的私心。

【情悸】

叉猡入葬的时候,除了穿着戎装,更在外面裹着喜服。

“哈,你穿着喜服的样子,和我想的差不多。美极了。”苍越孤鸣轻抚伊人已然冰冷的脸,垂下眼帘。

如果没有这件事,或许有一天,他将看着她穿着喜服款款而来,将她揽入怀里。他的将军王后,定是世上最耀眼的明珠。

但是现在裹着喜服的躯体,行将入土。此后世上再无叉猡,再无他的将军王后。

“你总说我的妻子该是如何温婉贤良,却不知我喜欢的……只有你。你这样打扮,不也是很贤良淑德么。”
“那日巡逻,看见乡人在迎亲。看到新嫁娘的喜帕被挑起,有一瞬你的眼里闪过欣羡。虽然掩饰的很好,我还是看到了。”

往后为了延续子嗣,他必定会娶别的女人。但是心里最重要的位置,已经满满的都是她了,再装不下别人,哪怕那人将是他的王后。

“你我一世君臣,是缘是劫,如何说的分明。你说来世我们还能不能相遇?”

谁知道呢。

“一个人在那里不要太拼,好好保重自己,那里没有我需要你豁命保护了……也不要太惦记我,母后说过有执念的人没办法轮回。早点投胎 ,别等我了。”

“我走了……一直以来真的很谢谢你。辛苦了,做个好梦吧。虽然我还是希望你能睁开眼睛,看看我。”

那句“再见”终究还是说不出口,只觉得做出口型心脏就绞的生疼,疼的落泪。

随着离开的身影,一块喜帕落下,罩在长眠之人的脸上。

【情惘】

历经波折,冤案终有昭雪之时。

为了搜集物证人证,为人平反,苍越孤鸣在繁忙的国事之余常常到深夜仍然端坐在书房。旁人问起,只是淡淡道:“她曾是我麾下最得力的将领,为苗疆贡献了自己的全部,孤王如何忍心看到她因为误中奸计被后人唾弃?这对她太不公了。”

撇去臣子的身份,更有私心,谁也不希望深爱之人被他人说三道四甚至抹黑。

这期间,苗主大婚。彼时大乱方歇,四方来贺。他看着款款而来的新嫁娘,有那么一刻晃了神。

盖头下显露的……不是她的脸。
那是理所当然的吧。现在的她,已然魂归故里了。

苦笑着摇头,苍越孤鸣强迫自己正视眼前的现实。
把叉猡放在了心底,他的时间不可能因为一个故去的人而停滞。就像这个世界缺了谁也照常运转一样,太阳照常升起。

然而洗冤昭雪的步伐却是一刻也停不得。
拖的越久,奸人脱逃的可能性越大。
怎么能容许这种事发生!

根据叉猡咒术发作的情形,可以查出咒术流派和来源,反推出是何人主使。调查的结果令人惊讶,不过是小股叛乱分子,习得外境传来的秘术,而后为了行刺苗王,竟将巡逻中的叉猡作为工具,潜伏着待其稍有松懈便趁虚而入,控制了她。能够直接杀死苗王当然最好,杀不死也能借此除去一员大将,削弱实力。

他们没想到,被操控着的本应对苗王下手的叉猡却伤害了榕桂菲。而叉猡被赐死的结果也算是如他们所愿。

盛怒的苍越孤鸣下令逮捕他们,处以极刑。

而后昭告天下,为叉猡昭雪。追复元官,以礼改葬。

之前虽说以王后名义下葬,然因是秘密行事只是规格相当,石碑上并无镌刻王后字样。如今可亲手替你刻上了。叉猡,你在天之灵可有慰藉?

说是改葬,迁坟事宜却迟迟不动,最终搁浅。

“王上费尽苦心为将军平反,将军泉下有知也会欣慰。不如让她在故乡好好安眠,毕竟是复国的功臣,想必也是累极了吧。”不知哪个下官说的,却一下戳中了他的心。

是啊,同孤王一起出生入死……真是累极了。男子尚觉艰险,何况女儿之躯。

回归鹗羽族的土地吧,孤王的将军王后。
远离喧嚣,获得真正的安宁。
欠你的,下一世再弥补吧……

后来的后来,苗王与王后喜得麟儿。小公主娇俏可爱,又带有父王的温柔,众人都道是天降祥瑞,苗疆之福。

小女孩的睡前故事,多半是幸福快乐的神话。然而孤鸣家的小女孩却不似常人,她的睡前故事多是战场杀伐之流,其中有一个几度浮沉的名讳。

“父王父王,后来呢?那个叉猡将军出了罪海七恶牢之后和那个苍狼王子怎么样了?有没有打败坏人?”

小孩子的看法多简单,只有单纯的善与恶,哪能想那么多呢。可当初的自己不也是如此么。苍越孤鸣笑着摇头,揉揉女儿的发顶。“坏人么,自然是打败了。至于叉猡将军和王子,他们一路并肩走了很远很远……这就是后面的故事了,待空闲了再说与你听。好了时辰不早,该睡了,明天如果赖床不起先生可是会惩罚的哦。”

一路并肩走了很远很远,再也没分开过。
你一直在我心里,哪里算分开了呢?

我们一起夺回的江山,我会好好守着。
你的故事,我会告诉给孩子,曾经有一位强大而温柔的女将军,她是父王最珍视的人,和母后不一样的珍视。不过这要等她长大了或许才会懂。

不是所有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的。
情一往而深,惘然若失。







评论(3)
热度(9)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