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Del regno(主天霜,副同鷨、山阙、最廉等)


 
仿佛无机质的声音响起,随之而来的电磁信号如末世洪水般铺天盖地而来,瞬间进入那些敌对智能的中枢芯片,切断了智能和神秘代码的联系。脱离控制的智能委顿在地,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
 
展现在Hoffen众人眼前的,就是这样一副匪夷所思的画面。就在短短数秒间,成片的智能倒下,令人恐惧的红眼变成了黑屏。倦收天等人已经几近力竭,可就在即将踏入深渊的前一秒,奇迹般的悬崖勒马让他们也震惊不已。
 
“报告!发现巨大能量场,核心……在舰上!”CIC席上的紫鷨在飞快的分析数据,一旁的东方璧也没闲着,双手快如疾风地在键盘上来回。“想必那些智能的行动突然被阻与这个力场脱不了干系,但是为什么核心会在舰上?”
 
“难、难道?!”思考到一个可能性的商清逸不免震惊,立刻打开了舰内通讯:“指瑕萝寒,你们快去魄如霜的隔离室!她可能产生了异变!”
 
于是当两人心急火燎赶到隔离室时,打开门的一刹那,充斥房间的力场产生的威压让人差点喘不过气。不断扩散的力场让魄如霜原本服帖的秀发微微散开漂浮在空中,毫无焦距的金瞳,前伸的双手,仿若中世纪正在施法的巫师——虽然现在正在做的事和施法也没什么不同。
 
“报、报告!”舰内通讯频道再度传来紫鷨有些惊慌夹杂着喜悦的声音,“95%的敌军被击破,剩余的自行撤退了!北区之围解除!Fighter全员存活确定不是认!”“好,Fighter全员归队休整,撤退!”
 
就在商清逸说出最后一句话的同时,魄如霜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力场解除,双眸紧闭,手也无力地垂下,整个人失去意识倒下,一旁呆愣许久的两人这才清醒过来上前抱住她,轻轻安置在床上。检查过后发现只是能量消耗过度,芯片并没有入侵痕迹。所以,这次开启力场解围纯粹是她的个人意志。居然是借用了智能的力量来剿灭智能,真是太讽刺了。
 
这个力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魄如霜,你究竟还有多少秘密我们不曾知晓?
 
对于能活着回到Hoffen,倦收天感觉自己像在做梦。后来自己该是累昏过去了,醒时已经置身医务室的医疗舱。一旁治疗床上的原无乡倒是恢复不错,嚷着让商清逸加假期,结果被山龙隐秀弹了下额头:“欢迎来Hoffen一日游!”
 
闭眼休息时,倦收天陷入了回忆。通常战斗过后他不会再去回忆,也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但是这次不同。当时已经摆好攻击姿态准备迎敌,却直接愣怔当场。那些智能竟像被抽了魂似得直直倒下,然后一切变得顺理成章。
 
那时,似乎有谁在喊着自己的名字。想到出击前魄如霜担心的眼神,倦收天抬手看着手腕处的触控环——为了保证不论何处都能知道行踪,和魄如霜脖颈上的拘束环相互感应的存在。
 
方才山龙来看他们,告知魄如霜疑似自动启动了某种权限使敌方阵破,似乎因为能量耗尽而陷入休眠。为了调查真相,调取了当时的房间监控录像,除了力场的电磁杂音,还有一句很清晰的、她的声音——
 
说到这里,山龙顿了顿,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她说了‘倦收天,有危险!’这样的话呢。”
 
倦收天将手背轻轻贴在眼上,触碰环碰到皮肤,凉凉的。他觉得脸颊有点发烫。是不是太累了?还是……算了别多想,赶紧休息才是正事。
 
阖眼的一刹那,一个白色身影不期然闯入视野,带起心底一片涟漪。意识彻底浸入黑暗的最后一个幻象,是那人回眸粲然一笑。
 
魄如霜……

评论
热度(5)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