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双生缘(赤俏)

十四

 

“赤羽先生……怎会……”

 

桌上狼藉一片,俏如来顾不得收拾,径直扑到赤羽身前,颤抖的声音将被恐惧笼罩的心境一览无遗:“怎会这样的……时限到了,是什么意思?”虽然知道伸出手,什么也无法触碰到,他却仍旧试着伸出手去。

 

时限?时限!是了,多日的安逸竟让他忘了,赤羽先生,只是一缕不愿离去的执念罢了。

 

该来的总会来,逃不掉,躲不了。

 

赤羽也伸出手,覆在俏如来的手上,虽然在对方的感知来说只是些许风吹过:“不必伤怀,离别本就是人生常态。能得到你的回应,吾心愿已了。看到你能生活的幸福、快乐,吾便安心了。”

 

没有吾,你也能活的很好,不是吗?吾相信你,俏如来,仍是当初的俏如来。无论几度转世,灵魂的光辉从不曾减弱半分。如今的你,不必再背负那些重担。能在魂魄散了之前把沉淀许久的心情传达到,吾已然知足。

 

“那,还能再见到吗?”沉默良久,俏如来咬牙吐出的话语,语气是自己也惊讶的虚弱。“父亲说人身死之后便要去投胎往生,赤羽先生,你为俏如来耽误了这么久,还能……”万一真的魂飞魄散了,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啊。俏如来这样想着,心里揪的生疼,手不自觉地捏紧了衣袖。

 

“无妨的,吾的转生体已寻到,已经出世,只是由于魂魄迟迟不入体,肉体陷入沉眠。所幸吾之父母未将其遗弃,否则纵使有魂魄,无血肉之躯亦无计可施。”赤羽似是感叹地展扇轻摇,“吾事先已经慢慢地将魂魄转移到那具身体上,不至于魂飞魄散。”赤羽笑笑,抬手像百年前那般轻轻揉揉俏如来的发顶,轻声安慰:“所以不用担心,总有一天,还能再见的。”

 

语气如往常一般沉稳自若,一点也不像说后事,倒不如说本来也不是后事。连退路都设想好,真是赤羽先生的风格,俏如来心下稍稍安稳,但紧接着生出一丝疑虑:“这样真的可行吗?若是魂魄与躯体的融合出了差错……”他不敢想,却又不得不想。“之前只在西剑流的秘书中看到过记载,实践者也只寥寥数人,成功的……”语调蓦地一沉,俏如来只觉得心也跟着沉到谷底。

 

“为了你,吾会尽力一试。”这是赤羽做过的最不靠谱的保证,连自己也不能确保完全成功。但是现在只能这样安慰他,不要过于担心。俏如来知道的赤羽信之介,一向是说到做到的守诺之人,言出必行。

 

眼眶里有什么终究支撑不住,赤羽抬手欲接而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滴晶莹径直穿过掌心。熟悉的场景带来久远之前的回忆,最后离别前,他也在自己面前哭的像个孩子,那是他难得的、仅有的发泄心情。不同的是,这次他不是为自己的无力,只是为了他。

 

他已经见过太多离别,到伤心落泪的程度却是愈来愈少。不是不痛,只是已经麻木到淡然。而现在这个继承了前世记忆的躯壳太过稚嫩,无法完全背负这份沉重。会落泪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已经不存在的心脏,为何还能感觉到蔓延的疼痛。一丝丝,一寸寸,绵延不绝。

 

已经透明的快看不见了。赤羽俯身在他额上落下轻吻——虽然触碰到了也没用实感。俏如来说不出话只是流着眼泪,看着前伸的双手中赤羽的魂魄越来越淡,直至化成碎灵散落。淡淡萤光环绕着他片刻后才散去,就像赤羽依依不舍的留念。


“下次见面的所在,是未来。也许不远,也许很久。”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是在一个晴天,阳光透过枝叶间隙漫漫地洒下来。在纷飞的落樱中看见你回眸浅笑,那真是世上最美的风景了。

 

真正值得高兴的还在后面的人生里,所以现在,请不要哭泣。

虽然听不见,但俏如来能听到心里某处传来坚定而温柔的声音。这样说着的赤羽先生,想必也是一样的神情吧。

 

嗯,还会再见的。

 

我相信你,信。

 

【下章完结】


评论(3)
热度(10)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