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Del regno(主天霜,副同鷨、山阙、最廉等)

舰桥上一派忙碌景象,受损的区域正在加紧修复。

中央控制室里气氛严肃,众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分析各种数据。“魄如霜的机体制作材料是那些智能自己研发出来的并投入实践……”商清逸浏览着屏幕上飞速划过的信息,轻声低估,一旁的东方璧接话道,“还有通过电磁信号入侵智能内部抹消其行动,这个权限恐怕也是他们自己做的。调取的录像里她当时说了‘次级系统权限’,那恐怕就是有最高级权限的智能赋予的。问题是,那个最高级权限到底是谁,在哪里?”

“如果猜的不错,也就是说“神秘代码”程序控制的智能已经掌握制造智能的技术,并且由思能高低内部分化,高阶的被赋予权限。”揉揉眉心,商清逸仰天长叹一声:“哈,感觉进了一个不得了的局啊。”

“阿商!如霜她醒了,说什么感觉到哥哥姐姐了,你快来看看!”突然医务室的通讯接入,传来灵犀指瑕焦急的声音。

“我能感应到,哥哥姐姐的电磁信号,他们还活着。”魄如霜说出这句话后又陷入了休眠。根据现有的理论,同阶的智能确实可以相互感应。结合天羌一战包括魄如霜在内有三人逃脱的事实,可以肯定“策师”百里定势和“黑后”逸冬清还存在于某处。但是很可疑,在“苦境”殖民地没有发现他们的踪影,其他殖民地也没有。

难道说他们在那个已经几近荒废的母星,地球上吗?

“对那两人的搜捕几年前就已经展开,没有停止过。所以暂时还轮不到我们操心。我们只要做好该做的就好。”敛了目光,商清逸沉声道:“不过刚刚才经过激烈战斗,大家都抓紧时间好好调整一下吧。谁知道下一次的攻击什么时候开始呢。”

在女性成员十分稀有的部队中——虽然Hoffen本身并不是正式的部队,女孩们很容易凑在一起形成小团体。战斗之余也只能在舰上待命,没有外出许可不能随意出去逛街,投身战场的那一刻注定了平凡日常的终结。但她们也有自己的消遣方式,比如现在一群人围在一起编织小物件。

“做好了!明太子一定会喜欢的!”紫鷨捧着两串针织铃铛,“他一串,我一串,嘿嘿!”“指瑕做了什么?”灵犀指瑕无奈掏出藏在身后的茶壶状针织物小坠饰,“哈哈,山龙最喜欢喝你泡的茶了!”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让在其他休息室尽收耳底的男同胞们只能苦笑着摇头。

“如霜你这做的是……”魄如霜有些不熟练地捣鼓着手头的东西,局促地说:“是、是枪袋……”“给谁的?不会是、给倦收天的吧——?!”这已经是很惊讶的事情了,没想到倦收天居然会有人为他做东西,但接下来发生的才真正让人惊讶。

伴随着确定的语句“是的”,魄如霜很开心的笑了。虽然知道智能已经发展到和真人不相上下,但这样的笑容,并不是模仿,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在你面前眯着眼笑的很高兴的样子。对这样的笑容,除了赞叹,更多的或许是一种微妙的恐惧。

有着人的行为,人的表情,但她不是人。除了触碰到的不是温热,也不能生育,她和我们几乎没有区别。

交好报告回来的路上,被一阵笑声吸引,倦收天顺势倚在女子休息室的门口看她们嬉笑,顺便也休息一会,毕竟刚刚从伤重状态恢复,体力还不是很好。

然后就看到魄如霜笑了。虽然她的容貌在智能中确实是出类拔萃的,这样的还真是……“她笑的真好看。”脱口而出的赞叹,自己都没有觉察到。

“哈?谁笑的真好看?”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原无乡和山龙隐秀冷不防出声,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一目了然。“了不得!你还是第一次夸女孩子笑的好看,虽然确实是事实!”原无乡笑的八卦,山龙也挑眉拍着倦收天的肩膀,不顾他已经开始变黑的脸色说:“真该看看今天的皇历,大佛居然也凡心萌动了啊~”
深呼吸几下后,整条走廊都听到了来自某人的呼喊,休息室里的女孩们也被惊得愣住了,停下手里的活计探头看发生了什么,于是她们看到一向淡定的倦收天居然难得的脸红了。
“……你们两个,不要说那么让人误会的话!!!”

评论(1)
热度(9)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