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我与兼重的二三事(1)【薄刀联动,藤堂组】

#刀剑拟人注意,私设多成山
#ooc致歉

【初遇】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大概五、六岁的时候吧?

我从出生开始就没见过我的父亲,和母亲一起住在街上一间不起眼的小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世的关系,总之不太受人待见,打架之类的时有发生。

我那时才多大啊,怎么可能咽的下这口气——当然长大之后面对敌人的挑衅也是不能忍就是了!于是每次都是伤痕累累地回家,母亲一脸悲伤地为我包扎伤口,看她的表情都快哭出来了啊……话虽如此,我并不在意有多疼。说我的坏话也就罢了,说母亲的不是,那些家伙真是不能更糟糕了!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阵,然后不知何时起,回家的路上总能感觉到有道视线在注视着我。但是回头看又没有任何人……呜哇,是幽灵吗?还是神明?!不管了总之跑快点吧,这感觉真的好奇怪啊!

最古怪的一次,是一路被人追着的途中。追着追着渐渐听不见后面的喧闹声,我回头一看惊讶地说不出话。凭空出现的瑰丽的金光,在傍晚的街道上是如此不同寻常。我吓到了,看对方也处于呆滞状态赶紧转身撒腿就跑——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啊!!

然后,过了不久,我见到了他。

那是最严重的一次干架,町人的孩子直接冲进我家的庭院。拳打脚踢不算还有木棍伺候,感觉骨头快散架啐了口血心想还好母亲外出了,被她看到这情形那还得了!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呢?还手吗?还是……算了,就算去求救也没用啊。

“请住手吧!”突然出现的陌生声音唤回我的神志,抬头只见一个年纪和我相仿的人拦在我身前。“绝不容许你们继续欺侮,我来做你们的对手。”好奇怪的家伙,刚刚还不在这里的,简直就像从天而降一样……而且这个穿着不像平民啊,等等居然还有佩刀……谁家的小孩会有这么名贵的刀啊!

是谁家的小少爷吧……这副打扮……

更惊讶的还在之后,居然空手几招就把那些小孩放倒了。“对付你们我还用不到出鞘。作为输家,接受赢家的要求想必是理所应当的吧?那么请听清楚了,以后不准再对那位大人出手!不然我是不会轻易饶恕你们的!”明明是和我一样的童稚声线,不知为何说这些话的时候竟然感觉到强烈的威压……到底是何方神圣啊?!还有“那位大人”什么的,是说我吗?真是的完全不明白啊!

叫嚣着“你给我等着”的声音逐渐远去,那人小心翼翼扶我起来,“主殿贵体可好?恕我来迟了……万分抱歉不能随侍左右,因为既定的时间未到,请您再多忍耐。每天只有少数的时间能出来……”很是惴惴不安的样子。等……我完全不理解啊,忍不住拍拍他为自己拂去衣上尘土的手,“那个……‘主殿’是在叫我吗?还有既定的时间又是什么啊?”

“啊!不、那个……但是您确实是我的主殿这是事实。”意识到说漏嘴他赶紧捂嘴红了脸,半响才闷闷地挤出一句。“我叫作上总介兼重,主殿。”

“这样啊……那我就叫你兼重吧!请多关照啦兼重!”毕竟是第一个亲近我的人啊……虽然我那时并不知道他不是人。总觉得很开心!

“是!主殿。”他也笑了,突然想到什么转身向门外跑去。“今天的时间已经尽了,我该回去了,主殿,请您多保重!我会再来看望您的!”丢下这句话就跑了。

……真是奇怪的家伙啊。不过对于一直以来被别人排挤的我来说,这样就够了。很……高兴。

真正知道兼重的身份是在几年后我元服的那一天。本来想着就这么平淡地度过,没想到来了父亲家族的仆人。被赋予“平助”这个名字,一同被交付的还有向我微笑的他——站在我面前的兼重竟然是把刀!

“主殿,我是那把刀的付丧神。今天这把上总介兼重终于交到您的手上了。所以,请允许我重新说一次,请多关照!”

嗯,之后的人生也请多关照了,兼重!


ps写在最后,沉迷名人朋友圈无法自拔,被p站一个太太的图引发的脑洞。上总介兼重设定未出所以各种私设,请见谅。

评论(3)
热度(5)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