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S‖布袋戏‖平助‖aph红色组可逆不拆,立白普洪法贞‖常向>腐向‖
这儿是圈地自萌的粮仓,不混圈!小心心和评论请随意,看的开心就好啦!当然如果留下痕迹我会很开心!谢谢你来过!合心意的也欢迎交流哦~☆
产粮的坑见上,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填……学生党忙请见谅T_T

我与兼重的二三事(2)【薄刀联动,藤堂组】

#刀剑拟人,非cp,私设成山。本系列bgm请配Lily的close to you
#ooc致歉
#幼体

【生日】

那之后兼重隔三差五便会过来看望。托他的福,那次在我家庭院的闹事是最后一次,此后再没有人找茬。可即便如此人们对我的态度也没有改变,依旧是冷冷淡淡的。

感觉有些微妙。之前就算有人来找茬,好歹也算搭上话了,虽然不怎么好听。这下身边能说话的对象除了母亲也只有兼重了。

没有人会关心私生子的死活。对他们来说我只是个包袱吧,能扔多远扔多远。所以我的生日没有外人庆祝也是正常的,只有母亲会为我煮红豆饭、高兴地说又长了一岁。但偶尔也会因为工作的原因母亲不能回家,红豆饭便会事先放在锅里。只是那一整天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而已,看着立灯照出小小的影子。

很不走运的,这次也是。

兼重毫不意外地准时出现,居然还带着礼物——可是我记得明明没有和他说过啊!不过刚认识不久的新朋友能记得我的生日我真的很高兴,觉得即使是这样的我也还是有人在意的……

等啊等,等到太阳落下母亲也还没回来。“主殿,要不要进屋等?我怕您的贵体……”“没关系的!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你看我的身体可壮实了呢!”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继续坐在门口等。兼重叹了口气去把灯点上,挨着我坐下,不声不响。

看月亮的位置移动了不少,应该已经很晚了。红豆饭热了又冷,还是第一次到这个时间母亲都没回来。我本不怕黑,但现在的我如此害怕,怕黑暗阻挡了母亲回家的路。不知为何我甚至想到另一个让人心寒的可能。

“呐兼重,你说母亲到现在还不回来,是不是……不要我了啊……”把我这个包袱拉扯到现在,母亲应该很累了吧,会把我丢掉也在情理之中。是啊,她这样做也是情有可原,如果是迫于生计的话保全自己当然是第一位的啊!虽然理解……还是好难过……

第一次产生“会被抛弃”的想法居然是在自己的生日,真是太讽刺了。“果然我的存在是不应该的吗,父亲不要我,大家嫌弃我,现在连母亲也不要我了吗……”我不曾因为身世的原因哭泣,之前母亲晚回来也只是默默关好门自己先睡,感情几乎没有波动。但这次不知为何忍不住了,咬紧牙关小声呜咽。现在想来大概是因为有愿意倾听我的人在,才会难得的表现出脆弱。

兼重只是握着我的手静静地聆听,轻声安慰:“请不要哭,令堂可能是临时有事吧。如果主殿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话,那我的存在也不会有意义了。因为我命定的主殿是您。”他走到我身前半跪下,仍然握着我的手,笑容温暖。“存在的意义,等您走出这里之后看看外面的世界吧,相信一定能够找到的。我会一直陪着主殿,请不用担心。”

“今天是主殿又成长一岁的日子,恭贺生辰。您一定会成为十分出色的男子汉,我有这样的预感。所以请振作起来,主殿!”

浓重的黑暗仍在,但微弱的灯光依旧照亮一方天地,也映出他眼中的光辉。被这光辉所感染,晦暗的心情也明亮了几分。通过相握的手传递过来的除了温暖,还有坚定的信念。

还好现在有兼重在,没有他的话说不定我就崩溃了。抹去眼泪,我深呼吸点点头:“嗯,我会试着像你说的那样做的!约好了哦,总有一天一起出去闯!”“是!谨遵御意。”他很高兴我能改变想法,微笑着应和。

将近子夜时母亲总算回来了,说是工作时遇上了难缠的客人。缩在被窝里看着她的背影,怨恨也好恐惧也罢都不复存在,只剩下心疼而已。想快点长大,不要让母亲再受苦。

兼重在这之前已经回去了,唉,毕竟是大少爷啊,门禁什么的真是难以想象。走之前还硬把我推进屋里盖上被子,说着时间不早还请主殿休息,如果生病了他会困扰。看那样子大概除了我之外他也没什么朋友吧?唔…有这样的朋友真是神明的恩典啊!只是“主殿”的称呼实在太别扭了,但他死活不肯改,唉!

我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在之后的日子里慢慢找吧。有兼重在的话,一定没问题的吧。

【备注:这里是还不知道兼重真实身份的时间轴,元服前。】


依旧是名朋搬运】


评论(2)
热度(5)

© 卯月散绯αστέρι | Powered by LOFTER